欢迎书友访问新百年小说

新百年小说网

新百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元鼎 >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节 元鼎(终)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节 元鼎(终)

作品:元鼎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醉浓

    [新百年中文网 请记住www.bnnew.com 手机版访问 m.bnnew.com无弹窗小说网]

    “妖主,授首吧!”

    羽天齐力拔山河,用无尽元力将天地收拢一处。此刻,从远处望去,那战场中已经没有天地之分,只有一个巨大的虚幻熔炉,这是羽天齐用肉身为桥梁,构建出的天地之鼎。这熔炉的威势之强,已然超越了万物,可以说,这是天地精华的绽放,也是羽天齐生命精华的极致表现。

    “万物精元,还不速速为我所用!”熔炉一成,羽天齐又再度发出一声天地颤音。而这一声,有勾人心魄,震人心魂的作用。所有人闻声,尽皆从震撼与彷徨中挣脱出来。

    远处的碧落雨等人,虽然此刻的心情糟糕至极,但却也知道,这是羽天齐最后的机会,他们不能延误战机,不能给妖主喘息的机会。所以,碧落雨忍着悲痛,带领着众人举起双手,将自己的元力释放而出,任由其被天地灵气洪流吸纳入了天地之鼎内。

    与此同时,在世界的每个角落,凡是修者,均是下意识的举起双手,释放元力。这一刻,整个元力世界的所有生灵都是众志成城,用他们的精气,壮大起羽天齐的天地之鼎。

    “还不够啊!”虽然天地之鼎得到了极大的灵气、精气与元力的支撑,但却尚不足以镇杀妖主。如今的妖主,还在凭借斗转星移护着自己,想要炼化,必须先毁灭斗转星移。

    “妖主不灭,天下不宁!众生万灵,纳精气与我一用!”羽天齐再度发出声怒吼,这一声,同样响天彻地,犹如暮鼓晨钟炸响在众人心间。

    碧落雨一咬牙,直接不顾自身修为根基,竭尽全力的释放自己的元力,根本没有任何保留。同时,在碧落雨身旁的邢尘等人,也尽皆如此,他们本着玉石俱焚的决心,透支着自己的元力。

    “天齐,一定能赢的,我们都在陪着你!”深知自毁肉身的羽天齐必死无疑,陆紫陌和李梦寒这些羽天齐的红颜知己,也已经放弃了生的念想,她们比碧落雨和邢尘等人还要干脆,根本不顾自身的状态,疯狂释放着元力,她们如今的想法,便是陪着羽天齐一同而去。不管生与死,始终不离不弃。

    “这是天齐的声音,他需要帮助!”在七道联盟和圣兽这些强者拼尽全力时,元力世界的各处也是涌现出大量的拼命三郎。在西元玉衡,由玄老带领,不管是玉衡的高层还是学生,全部都不要命的释放元力,而其中苏谦沫、苏晴、风不悔,朱焱这些曾经羽天齐的同窗及战友们,更是拼了性命。

    “是天齐,儿郎们,动手了!”玉衡之外的魔兽山脉内,随着一声高亢的狮吟声响起,如今已经长大了的小金,更是率领众多魔兽释放精气支援。

    在冥域内,轩无命、胖叔等人也是率领全域之人绽放着元力。而西元各处,孙家、金家以及东呈学院等这些羽天齐昔日的朋友,也是举全族之力响应。

    一时间,整个元力世界可谓一呼百应。西元中以海环福地为首的诸多门派支持,烈火宗、水馨宗内昔日天盟的成员们,也是毫无保留的支持。在东元,不管是佣兵工会还是圣兽仙廊,都是没有二话的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而在东元深处一座偏僻的山村内,一道倩影也是缓缓举起了双手,这位年轻的女子虽然修为不强,仅仅只是名圣尊,但其此刻所奉献的力量却丝毫不输于其他人。只见其满脸泪痕,双眸湿润地看着远空,口中泣不成声的呼唤着羽天齐的名字。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在东元救羽天齐一命的桑小娟。同样,在东元城的佣兵团内,昔日的王大五兄弟以及王峰这些故友,也是毫无保留的支持着。

    北元之中,青岩学府,北极冰宫的人也是竭尽全力。其中的何婷,更是潸然泪下,每输出一分元力,她的心便不由自主的颤抖一下,她不知道,羽天齐这一去还会不会再回来。

    “师弟,你是师父一生的骄傲!”神眷地的强者们,在秦月燕的带领下也是拼尽了全力,对于妖主,神眷地的人都是恨之入骨,血海深仇的刺激下,他们所付出的力量不弱于任何人。

    当然,要说实力最强的,就是中元之人。虽然其中与羽天齐有瓜葛的少之又少,可是关系到他们的家园,关系到他们的生死存亡,他们又岂会藏拙。

    “世间万灵,让我们一同消灭妖主吧!”在所有人的支持下,羽天齐的气势增至到顶点,天地之鼎的威势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高度。此刻,在其中的无根之火已不再是星星之火,而完全变成了燎原之火,妖主所受到的压力曾几何倍数的增强。

    “啊~羽天齐,你好狠!”此时此刻,妖主的十二张星图已经护不住妖主了,妖主不得不竭尽全力,用自身元力形成防御屏障抵挡。不过好在还有斗转星移存在,妖主倒不是不可抵御。

    “看来致胜的天秤还差最后一根稻草!”看着妖主还在死命抵挡,羽天齐的嘴角划过抹笑容。这一刻,羽天齐将戒指内所有的丹药、神器一一砸入了鼎炉内。其中的阴阳两极剑,更是自爆产生了一股强大的阴阳之势,笼罩住了十二张星图。

    “醉忆葫芦,这是百晓生前辈的遗物……”只不过,当最后羽天齐想要将醉忆葫芦也丢进去时,羽天齐突然犹豫了。这是百晓生留给自己最后的物品,也是百晓生在这世上留下的唯一遗物,羽天齐不忍心就这么毁灭他,因为,这件物品不单单只属于自己,更属于琅辰星域。

    “毁不毁灭!”这一刻,羽天齐无疑是矛盾的,虽然天地之鼎的威势又增强了几分,但还是差了一点力量毁灭妖主,所以羽天齐很犹豫要不要将这醉忆葫芦也投入其中。

    “罢了,若是消灭不了妖主,这神器留着也是无用,若是百晓生前辈在此,怕也想倾尽自己一分力量!”心电急转之间,羽天齐终于不再犹豫,决定将醉忆葫芦也投入其中。

    然而,也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兀的自远空射来,速度之快,仅仅眨眼间便来到了场中。这道身影,周身绽放着令人心悸的气息,犹如一颗星辰般,照耀天地。虽然在此刻的天地之鼎面前他是如此的渺小,但在羽天齐眼中,其却犹如苍山般一样伟岸。

    这一刻,羽天齐准备出手的动作止住了,双眸湿润的看着那道身影,用灵魂之音轻轻呼唤道,“药老……”

    没错,这冲来的人,正是燃烧了元晶的药童。玉衡子的死,羽天齐的玉石俱焚,让这年岁已高,已经没有多少岁月的老人彻底终结了自己的生命。他不知道自己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他只知道,自己还有未完成的使命,他还要继续支持羽天齐,哪怕丢了性命也在所不惜。

    “小主人,老仆无能,这是老仆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药童的双眸早已湿润,他那眼窝之内的双瞳不再清明,显得有些浑浊,这就是这行将就木的老人最后的自责。未能保护好玉衡子,未能保护好羽天齐,药童无颜面对自己的心,他只能用自己的死,来救赎自己心中的自责。

    “药老!谢谢,谢谢您!若是来生,小子一定做您的孙子,侍奉您一生!”羽天齐无声的哭泣着,没有肉体,羽天齐没有眼泪,但是羽天齐的心,却是在哭泣,似乎整个天地间,都在因羽天齐的伤心而悲鸣。

    药童冲入了天地之鼎内,其周身的精气神化作了最后一股能量,成为了胜利的天秤,直接破碎了斗转星移,令得十二张星图轰然炸裂。在整个元力世界的力量,在天道的威压下,这堪称第一神器的神道星图,彻底消散在了天地间。

    而少了斗转星移的保护,妖主所受到的压力瞬间提升到了极致。“砰”的一声脆响,仅仅一息之间,妖主的肉身便开始崩溃。面对整个世界,就算妖主功参造化,也是极为无力。就这样,天地之鼎内的妖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被炼化,其浑身的戾气澎湃,只是尚未扩散就被无根之火煅烧于无形。

    “住手!羽天齐,你给本主住手!本主不想死,为何你要这样对付本主!”妖主此刻真的怕了,他在天地之鼎内变得狂暴起来,极力想要挣脱,可是天地威压的束缚,令妖主根本逃不出去。

    “为什么天要这样对付本主,本主不甘,本主不甘啊!”妖主疯狂的仰天怒骂,道,“本主竭尽一生,只是想变成真正的人,可为何到头来,上天却不给本主机会。本主可以呼风唤雨,却连变成人这么小小的心愿都完成不了,老天,你不得好死!”

    在这生死存亡之际,妖主终于宣泄出心中最大的隐秘,其穷尽一生,自原本的世界到元力世界,一番闯荡,一番寻找机缘,都是为了达成自己心中的执愿。多少年来,虽然希望渺茫,但妖主从未放弃。直到在神眷地,寻到十二张星图,不仅点燃了妖主恢复修为的希望,更是让妖主看见了自己心愿达成的曙光。于是,妖主利用血祭,利用斗转星移帮自己重塑妖身,想要洗尽自己的妖血,蜕化为人类,可是,却意外的被突然赶到的玉衡子、碧落雨等人破坏,以致功亏一篑。这也是妖主当初为何如此愤怒,想要杀光玉衡子等人的原因,因为他们不是伤了妖主,而是彻底粉碎了妖主的希望。

    “吼,老天不公,老天待我不公啊!”妖主吼骂到最后,已经声嘶力竭,一缕绝望浮上其双眸。但是,这抹绝望并未持续多久,一股疯狂便取而代之。这一刻,只听妖主气极反笑道,“好!好!上天既不给我希望,我又何必顺天从道!”

    说着,妖主周身绽放出一股嫣红色的血气,只见其身体突然爆裂,化作了本体。一头长达千丈的庞然大物出现在高空中。妖主的本体之大,已然超乎了想象,可谓是顶天立地,丝毫不输于羽天齐的灵魂身躯,同时,在妖主化作本体之后,天地之鼎也随之变大,而相反,天地之鼎内的力量开始减弱。

    “本主本不想化作本体,一生都不想再化作本体,可是,羽天齐,你却要逼本主,本主要你不得好死!”这一刻,妖主彻底发狂了,“既然老天不让本主做人,本主就再也不做人。从今日起,本主发誓,杀尽天下所有人,让世间再无人类!”

    “吼~”

    说话间,妖主仰天一声怒吼,狂暴的戾气肆虐而散,冲击着无数灵气狂暴不止,同时,无根之火的光芒也在此刻变得黯淡,一时间,可谓风云突变。

    羽天齐看到这里,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羽天齐没想到,妖主竟然还有还手之力,而且少了星图,妖主的威势更为可怕,此刻,羽天齐才明白妖主本体是有多么的恐怖。

    “难道,我还杀不了妖主?”羽天齐的内心疯狂的嘶吼道,羽天齐不甘心失败,因为自己付出的太多,同时,药童的牺牲以及天下苍生的奉献,让羽天齐无法忍受失败。

    “妖主,你得死,我不会让你活着离开的,纵使拼到最后一口气,我也要拉你共赴黄泉!”羽天齐此刻也发狂了,灵魂身躯绽放起耀眼的银芒。没了肉身,羽天齐就直接燃烧起了灵魂之力,在羽天齐体内中心处的剑婴,更是绽放出耀眼的生命之火冲入了天地之鼎内,开始对妖主压制。

    一时间,两人都到了最后的拼命时刻,而羽天齐,仗着天地万灵的支持,又再度将妖主压制在了下风。只不过,妖主化作本体,威势也增强极大,羽天齐虽然能够压制,但却距离毁灭妖主还远远不够。

    “不行,还需要力量,我还需要力量!”羽天齐的灵魂之音急切的响起在每个人心间,可是如今,众人都已经是强弩之末,这天下万物,又还有多少力量可以供给羽天齐。在元力世界的许多角落,很多人都已经透支软倒了,他们再无力量支撑下去。

    “天齐需要帮助,看来,是到我们该出手的时候了!”碧落雨轻声对着众人言道,如今,距离成功只差一步,他们也知道这一步需要怎样的迈出。一时间,所有七道联盟,包括龙祖等人都是腾空而起,他们朝着战场而去,他们能做的,就是要以自己的牺牲,来换得那最后的力量。

    对此,羽天齐虽然很不愿看见,心如绞痛,但羽天齐却别无选择,这或许便是天命所在,一夕间,整个元力世界虽未毁灭,但所有逆天之人,均怕逃不出天道制裁。

    “呵呵,逆天还是顺道,这本来就是个人抉择,天道无情,但人却有情。万载时光,老夫总算看见了人类的至情至性。元力世界,有你们这样的后辈,当真是苍生之福!”然而,就在碧落雨等人快要接近战场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彻在天地间,响彻在元力世界所有人的心扉中。这道声音,威势之强,丝毫不弱于羽天齐,即使羽天齐听闻,也不由得怔了怔。

    “天道不破,希望不息!你们还有自己的使命要做,回去吧!这最后的事,交给老夫!”就在众人愣神间,在碧落雨等人身前,又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灵魂身影,只见其右手虚空一挥,一股柔和的力量便将这些人送回了原处。

    众人看得真切,这是个老者的灵魂身躯,同时,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十境强者,只是他与羽天齐一样,没有肉身,只有灵魂之力。然而,就是这么一位盖世强者,在场却无人认识。

    这一刻,这老者缓缓转过身看向了羽天齐,而羽天齐,也迎向了老者的目光。四目相对,老者的目光中充满了欣慰与钦佩,而羽天齐的目光中夹杂着不可思议与震惊,但其中更多的,却是惊喜。

    “阳帝前辈,是您!”

    这一刻,羽天齐一声高呼,声音响彻八方,所有人听闻,尽皆浑身一震,他们此刻终于知道这老者的身份了。他便是万载前,号称第一强者的阳帝。只是这传奇的帝君最后为了突破十境而下落不明,谁都以为他死了,留下了阳帝古墓。如今,众人才知晓,阳帝并未死,他尚在人间。

    “天齐小友,当年一别,老夫以为是诀别,没想到今日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而且如今的你已成长到这般,当真是世事难料。只不过,为了天地苍生,牺牲自己,值得吗?”阳帝慈祥的看着羽天齐,温和地问道。

    羽天齐哈哈一笑,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只有该不该去做而已,前辈来此,不也是自己想随心所欲而为吗?”

    “哈哈,小友说的甚是,我辈修者虽然逆天叛道,但却也追求个无愧于心。没有值得与不值得,只有担当与不担当。今日,就让老朽以残灵助小友一臂之力,以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说话间,阳帝的灵魂燃烧了起来,其庞大的力量注入天地之鼎内,瞬间将妖主的气焰压制到了最低谷。

    “老朽万年前已陨落,灵魂磨耗万载,虽在前不久天地束缚散去时得到一丝恢复,但元气大伤,无法与妖主抗衡,天齐小友,一切还要拜托你!”说话间,阳帝已然拖着其佝偻的虚影,踏入了天地之鼎内。此刻,在灵魂之力的升华下,阳帝渐渐恢复了昔日的全盛之态,他的身躯变得伟岸挺拔,犹如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矗立在天地间。以自我牺牲换来自己的全盛之力,这是阳帝能为元力世界所贡献的最后力量。

    “前辈放心,一切交给晚辈!”得到阳帝这真正十境强者的相助,羽天齐终于有了毁灭妖主的力量,这一刻,只见羽天齐的灵魂之火也完全绽放,然后,一道虚幻的,充满六色霞光的轮盘出现在高空中。这道轮盘一出现,天下所有人都为之气势所慑,心中不免有种顶礼膜拜的冲动。众人不认识这轮盘,唯有羽天齐知道,这便是天佑留给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六道轮回。

    “妖主,一切都结束了!今日,我便要除魔卫道,肃清寰宇!”羽天齐散发出无人可比的气势,双手托天,直接用六道轮回贯穿了天地,贯穿了虚空,一时间,整个天地被一道六色霞光所支撑,一股强横到极致的毁灭气息笼罩住妖主。

    被这股气息笼罩,妖主的防御土崩瓦解,巨大的身躯顿时被击得千疮百孔,原本凭借庞大身躯可以减弱天地之鼎的威势,可现在,这庞大的身躯却是毁灭的集中点,让妖主无处可躲。

    “不!羽天齐,你不能杀本主!本主是远古妖灵一脉,你杀了我,这片天地还是会被本族众人覆灭!你的亲朋好友,还有这天下苍生也都在劫难逃,你放过本主,本主发誓离开这片天地!”妖主此刻黔驴技穷,只能孤注一掷的开口求饶。在六道轮回这至强力量下,妖主没有丝毫侥幸的念头。

    “呵呵,晚了,妖主,不灭你,我对不起天下!对不起师父!”羽天齐哈哈一笑,灵魂之火绽放的愈发耀眼,与此同时,阳帝也是倾尽了最后力量,以自身灵魂为索引,接通六道轮回与妖主,让妖主在六道轮盘之下,尝尽世间最痛苦的消逝。

    “不,不要!”妖主此刻已经没有了疼痛,只有彷徨和无助,他绝没想到,今日自己会落败,更没想到,自己会死在六道轮回中,这是轮回之力的救赎,也注定着妖主万劫不复。

    “轰隆隆!”

    整个天空风云搅动,在庞大的力量下,整个天崩塌了。而妖主的身躯,也是渐渐被泯灭为虚无,在羽天齐和阳帝最后的一声怒吼下,妖主的身躯被光柱彻底吞没,那无边的戾气,在此刻消散一空,整个寰宇内,再没了妖主任何气息。

    众人只看见,那贯穿天地的光芒,犹如死神的接引,将妖主巨大的身躯接入了高空,化作虚无,而妖主的灵魂之力,在巨轮之下被泯灭为飞灰。在生命的尽头,妖主没有惨叫,没有抱怨,只有无尽的悔恨与不甘,只可惜,这些不甘与悔恨,在六道轮回中彻底消散了,从此,世间再也没有了关于妖主的一切。

    “结束了!”巨轮之下,阳帝拖着其千疮百孔的身躯走到羽天齐身前,其此刻的灵魂之力波动不断,隐隐有着崩溃的迹象。但阳帝整个人的气势却丝毫不减,“天齐小友,你我就快彻底湮灭,在此之前,不如让我们联手为元力世界做最后一件事!”

    “恩?”羽天齐一怔,看了看阳帝,突然明白了阳帝的所言,当即,羽天齐哈哈一笑,点了点头,只见两人肩并肩,一同掐起法诀,打向了虚空。

    只听“轰”的一声,一条空间通道被打穿,众人看见了一方血黄色的世界,正是神眷地。此刻,这链接两界的通道再度被打开,神眷地内残存的血气与戾气全部朝元力世界四溢而来。

    只不过,这些戾气还未飘散,就被羽天齐用六道轮回巨轮所净化。这一刻,众人只看见,无尽的灵气自那六道轮回中传来,一时间,整个天地的元气在急速恢复,之前那一战的透支,得到了极大的弥补。

    原本,若是此战结束后,元力世界想要恢复元气不知需要多少年,可现在,羽天齐和阳帝,联手贯穿了两界,将神眷地的灵气引入了元力世界,彻底恢复了元力世界的生气。只是如此以来,神眷地却开始了崩溃,不过这对于众人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毕竟,那是一个死界。

    “天佑留下的道场……”这一刻,看着那趋近于快要彻底毁灭的神眷地,羽天齐心中一动。天佑还留下了通天域,羽天齐不想看它毁灭,所以在这最后关头,羽天齐用自己最后的力量,借助阳帝之威以及天下苍生之力,将通天域整个抽离了神眷地,只不过,由于这通天域实在太庞大,羽天齐也不能将其降临在元力世界中,所以羽天齐在最后,仅仅将这神眷地当做一个千界封印在元力世界的位面上。虽然羽天齐不知道日后会不会有人打开这门户,但至少,这通天域没有毁灭。

    “六道轮回,也许,该等你新的主人到来了!”羽天齐不舍地看了眼那轮盘,这是天佑送给自己的礼物,可是,自己却无福继续享用,最后,羽天齐只能将其打回了通天域,让其回归了内域。

    至于为何不将六道轮回的力量传给其余人,羽天齐也是无可奈何,毕竟,这需要十境的力量才能控制,若是给碧落雨他们,只会害了他们。

    “呵呵,都结束了!”做完了最后一件事,阳帝与羽天齐就关闭了通道,阳帝看着羽天齐笑道,“走吧,我们也该上路了!”

    抬头看了眼无尽的虚空,看着那六道轮回贯穿出的深邃隧道,阳帝放弃了抵抗,任由那轮回通道内的力量将阳帝吸引而入。这是飞升之道,只是没了肉身的修者进入,只会被无情的罡风所泯灭。阳帝虽不想死,但却已经没有力量抗拒。

    就这样,一代传奇帝君踏入了轮回,彻底消散,其一生的辉煌也就此终结。只是,阳帝之名,却又再度响彻整个寰宇间。

    “是啊,该走了,阳帝前辈,等我!”羽天齐惆怅的摇了摇头,一切结束了,自己也该启程了。

    “天齐,你不要走!”就在羽天齐准备离开时,远处的高空中,陆紫陌和李梦寒的疾呼声传来,两女快速的冲过来,只可惜,轮回力量将两女摒弃在外,他们根本接近不了羽天齐。

    “梦寒、紫陌,对不起,我要暂时离开了。昔日的承诺现在不能实现,我很遗憾,但我相信,你们会谅解我的,不是吗?”羽天齐微微一笑,鼓舞的看了眼两女道,“答应我,好好活着,等我回来,当我再次回来时,便是我兑现承诺时!”说完,羽天齐的力量也到了尽头,不受控制的被轮回接引升空。

    这一刻,全场悲恸,陆紫陌和李梦寒早已泪流满面,可是,他们却根本阻止不了这一切的发生。

    终于,羽天齐的身影消失在无尽的天际间,轮回通道消失了,天地开始恢复,无尽的霞光照耀大地,一切都显得极为平静,可是,这平静的背后,却埋藏着无尽的伤悲。

    “天齐,你就这么走了吗?你以为,我们还会等下去吗?不会了,再也不会了!”陆紫陌和李梦寒彻底绝望了,他们知道羽天齐这一去意味着什么,她们不想苟活于世。这一刻,两女对视一眼,均是看见了彼此的决绝,“也许,一起上路,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此时此刻,两女已经心如死灰,唯有死,才能继续追寻羽天齐的足迹。然而,就在两女准备以死相寻时,忽然,两只宽大的手掌按住了两女的肩膀。两女一怔,暮然转身,只看见自己眼帘中,一道温和的笑容在绽放,这抹笑容,犹如冬日里的阳光,温暖人心,瞬间让两女的悲伤消散无形。

    “天齐……”看着眼前熟悉的人儿,陆紫陌和李梦寒都是喜极而泣,一举扑入了羽天齐的怀抱。

    ……

    东元的桑家村中,桑小娟无力的软倒在地,痴痴地看着那漫天红霞,如此美景,本该赏心悦目,可惜,桑小娟却是无心欣赏,其心里,只有那炽热的祈祷与苦苦的等待,“天齐,你说过有朝一日会回来的,我还在等你……”

    “呵呵,是啊,我会回来的,从此以后,我们再不分开!”就在桑小娟话尽之时,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只见一道白色的人影,出现在桑小娟身前,用其双手,将桑小娟搀扶而起,搂入了怀抱。而桑小娟,也是泪流满面的扑入了他的怀中,享受着这美好的一瞬。

    ……

    “永别了,天齐!”青岩学府的院长宅院中,何婷身着院长服饰,泣不成声地看着天际做最后的挥别。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其身前,没好气地说道,“怎么了,何大美女,这么不想看见我吗?难道要我真死了才甘心?”

    “天齐!”看见突然出现的人儿,何婷一声疾呼,直接扑入了其怀中。

    ……

    战场边缘,童佳痴痴的看着远处重新出现的白色身影,看着陆紫陌、李梦寒和那身影相拥一处,童佳心中充满了羡慕与遗憾。良久,其一声叹息,转身而去,带着离别与祝福,告别了这伤心之地。

    然而,就在童佳刚离开不到十里,一道白色的身影却是突兀的出现在童佳身前,洋溢着温和的笑容,伸出右手道,“我知道你想从此隐世,那能不能带上一个我!”

    “天齐……”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身影,童佳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呵呵,别迟疑了,走吧,我怕我回头会后悔!”说完,羽天齐脚踏虚空,走到了童佳身前,主动牵起了她的手,转身而去,告别了元力世界的喧嚣。

    ……

    四名羽天齐,同时在世间的四个角落出现,谁都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一切,也无人注意到,在这四名羽天齐的身下,阳光映射不出那人影,他们就犹如空气般,虚幻且又真实。

    “永别了,诸位,愿你们今后一切都能安好!”无尽的虚空中,轮回通道深处,一道微弱的叹息声缓缓响起,这道声音是如此的无力,他仅仅只能用向往的眼神看着那遥远的世界。在其周围,无尽的罡风在肆虐,而他这所剩不多的灵魂之火,也即将熄灭。这便是羽天齐,用自己最后的

    [新百年中文网 请记住www.bnnew.com 手机版访问 m.bnnew.com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