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百年小说

新百年小说网

新百年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 132嚣张又跋扈,孟心然脸绿了(三更)

132嚣张又跋扈,孟心然脸绿了(三更)

作品: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一路烦花

    [新百年中文网 请记住www.bnnew.com 手机版访问 m.bnnew.com无弹窗小说网]

    霸道又跋扈。

    青天白日里,一中敢在学校圈地做这样的事,学校里的学生都还是第一次看见。

    其他学生看到二十个人围在一起的样子,早就远远避开。

    不敢接近这边。

    秦苒分明没有过多的动作。

    可这一瞬间,所有还站在走廊上的人莫名都惊吓,汗毛一根根从背后竖起。

    秦苒来一中两个多月,虽然平日里人有些难以接近,九班人也不太敢惹她。

    但他们都没有想到,秦苒会敢这样做。

    目光瞥到手上拿着一根烟,风神清绝的魏子杭,其他人又沉默了。

    他们怎么能忘了,魏子杭之前在周边校区的凶名?

    来到衡川一中后,虽然有所收敛,可那是魏子杭——

    乔声之前都不太敢惹的魏子杭。

    能让魏子杭低头的秦苒又会简单到哪里去?!

    前几天一直在下雨,楼下的路上还有着未干的水。

    旁边就是翻新的花坛,泥水混着雨水。

    有些书砸到了水泥路上,有些书直接掉到了泥里。

    秦苒垂下眼,看着落在楼底下的书,最后又看了眼魏子杭。

    魏子杭笑笑,什么也没说,将夹在手指中间的烟叼在嘴上,然后伸手拿起孟心然的书桌,随手扔到了楼下。

    “哐当——”

    这一声像是砸到了所有人心里。

    从秦苒开始扔书的时候,从一楼到六楼,所有班级的学生都出来看热闹。

    楼下站着的二十个人都是体育班那些极其不好惹的。

    高三午自习,本来挺安静的教学楼人声鼎沸,除了五楼这一层。

    **

    扔完了孟心然的东西,秦苒又回到班级。

    其他学生就跟在她身后,一句废话也不敢说。

    都吓傻了。

    他们原本以为解释一下误会,乔声再调解一下就差不多了。

    谁知道秦苒连这个机会也不给,简单又粗暴。

    林思然已经趁着这个时间把她的桌椅都恢复好了,没坏的书堆在一起,坏了的书就放在一边。

    她正在用湿巾擦几道脚印。

    秦苒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翻了翻几本坏了的书。

    有几本原文书撕裂了口子,林思然还拿了一本资料书在擦。

    那本资料书是之前程隽托人从京城带过来的。

    “苒姐,我已经让人去调走廊上的监控了。”乔声跟在她身后小跑过来。

    秦苒从扔孟心然的书,到现在一句话也不说,只垂着头,让人心惊。

    乔声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选择今天去吃火锅了。

    秦苒充耳不闻。

    她只是低着头,翻了一本原文书。

    林思然把那张票原封不动的夹了回去。

    纵使林思然有擦过,秦苒还是能看到上面鞋跟的痕迹,还有一些轻微的被踩过才有的凸起。

    秦苒虽然不太想要这张门票,但陆照影忍痛割爱,她还是把它夹在了自己最喜欢的一本书里。

    此时被人踩了一脚,仿佛是嫌它脏了一样,连捡都不愿意捡一下。

    秦苒把这张票抽出来。

    没说话,只是仰了仰头。

    其他班级里已经有人来九班看热闹了。

    学校就是这样,高三学习枯燥又无味,这种事情最能吸引学生们。

    走廊的声音变得嘈杂起来。

    魏子杭在九班走廊上还没走,看到这一幕,就掐了烟,准备让他们全都滚回自己的班级。

    秦苒拉开板凳,走出去。

    她目光先落在走廊上的那群人身上,踢了门一脚,“闭嘴!”

    不到一秒钟,走廊一片寂静。

    秦苒目光转回班里。

    夏绯桌子边空了一处。

    “你,”秦苒指了指夏绯之前的同桌,低着嗓音,“搬过来。”

    那女生懵逼了,不知道怎么扯到了自己身上。

    乔声就转过头,“愣什么愣,让你搬过来你没听见吗?”

    说着,他就走到那女生面前,把那女生的桌子直接搬到了夏绯那里。

    原本孟心然的那个位置,就这么被女生给填上去了。

    班级里又调动了几次,位置跟孟心然来之前一模一样,仿佛孟心然从来没有来过这个班级一样。

    秦苒这才面无表情的回到了座位上。

    而走廊上那些来看热闹的其他人,看到魏子杭之后,一个个全都噤声。

    魏子杭这个校霸跟乔声不一样,乔声只是家里有资产。

    而魏子杭是真见过血,别看他风神霁月的,实际上手段狠厉。

    一中的人宁愿惹十个乔声也不敢惹一个魏子杭。

    所以还没看到九班的热闹,就又一个个的溜回班级。

    被班里的人询问的时候,他们只摆手,一脸神秘的回:“不可说不可说。”

    孟心然被扔到楼下的书没有人敢捡,保洁阿姨要清理的时候,都被过路的人拉走了。

    一中谁不认识魏子杭的人?

    敢在他手下动他的东西,活腻了。

    **

    秦苒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她把票重新夹进去了那本原文书。

    又把兜里的手机拿出来准备发信息,看到有一条未读信息。

    是陆照影发过来的信息——

    【没事吧?】

    之前在校医室看秦苒走的时候表情不对,那时候没来得及问,等他回过神来,秦苒已经走了。

    所以就发了条短信。

    秦苒看着这条短信半晌,又挠了挠头,挺烦躁的。

    想了好半晌,就发了两个言简意赅的字过去——【没事。】

    校医室的陆照影就把这条短信给刚回校医室的程隽看,让他参谋参谋。

    乔声搬好了夏绯同桌的桌子,又坐到秦苒前桌的男生位子上,“苒……”

    “不知道,别烦我。”秦苒抬手把手机丢到桌洞里,趴在桌子上。

    不太耐烦的开口。

    乔声摸摸鼻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问何文:“为什么当时没人阻止?”

    “我来不及,完全来不及。”何文立马举手,“孟心然动作太快了,我来不及。”

    乔声又看向其他人。

    一人默默的开口:“我不敢动。”

    那可是孟心然,不说家里是京城的,还是ost的成员,云光财团的人。

    乔声敢惹她,可他们普通人哪里敢?

    **

    林思然刚刚帮秦苒擦了桌子跟凳子,手边的白色抹布沾了灰。

    她看了眼趴在桌子上的秦苒,就拿着抹布去卫生间洗抹布。

    夏绯看到林思然离开,想了想,也放下笔跟着一起出来。

    卫生间。

    夏绯吊着的心终于松下来,她走到正在洗抹布的林思然身边,压低声音,“林思然,你今天有点帅啊。”

    林思然这会儿也才回过神来,不由摸摸鼻子:“有吗?”

    “你没看到乔声都被你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吗?”

    林思然低头,不好意思的笑,“我当时就是气急了,肾上腺素飙升。”

    搁在平时,她是绝对不敢这么对乔声说话的。

    “不过这样把事情闹大没问题吗?”夏绯忧心忡忡的开口,“那可是孟心然,苒姐现在是不是彻底把她得罪了?”

    林思然听到夏绯这么说,淡定的开口:“乔声在呢,还有,她装得太过了,搞得就像是我们不知道京城格局一样,她还以为自己是格格呢?”

    公主病太严重。

    夏绯拧开水龙头,洗手,“可我们本来就不知道啊……”

    “还有,苒姐书里的那张门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夏绯想了想,转头朝林思然看去,“苒姐怎么会有这东西?”

    这件事奇怪就奇怪在秦苒还真有一张表演赛的门票。

    这门票极其难得,秦苒又不是ost的粉丝。

    夏绯真的想不明白,秦苒哪里来的门票?

    林思然就侧头看了她一眼,有些一言难尽。

    这些人都是健忘症吗?

    忘了秦苒前段时间连言昔的整套专辑都弄过来的事情了吗?

    那专辑能集的这么齐的,除了言昔没有第二个粉丝。

    这比拿到一张门票要困难的多吧?

    **

    高三楼是学校重点看护楼。

    发生了骚动,之后又有这么大的情况出现,自然是惊动了一些老师跟教导主任。

    高三书很多,孟心然的书被扔了一地,影响不好。

    但老师们一听说那是魏子杭让人弄的,没胆子来收拾。

    不过惹不起魏子杭,他们还是能找秦苒谈谈。

    只是想想又怕影响秦苒身心健康,最后只能去找丁主任。

    比起他们,丁主任这个有校长罩着的能震慑到魏子杭。

    丁主任本来是要处理这件事的,一听主谋是秦苒,就没了动静。

    这姑娘不简单。

    尤其上一次李爱蓉事件过后,丁主任发现校长跟那姑娘似乎也是认识。

    他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这件事你们先别管,我问过校长再说。”

    几个老师面面相觑,都能看到对方眸底的震惊。

    没想到这件事到最后还要牵扯到校长身上。

    等出了丁主任的办公室,他们才有些庆幸,好在之前没有随意插手,而是先找了丁主任。

    现在看来,连丁主任都不敢随意插手。

    办公室内,丁主任直接打给了徐校长。

    “你说秦苒把孟心然的书从楼上扔下来了,还吩咐人看着不准让人捡?”徐校长把手中的茶杯放下,清了清嗓子。

    丁主任说了一声“是”。

    “那她估计是等着给孟心然看的,她不是那种比较疯的人,那个孟心然肯定是惹到她了,”徐校长倒是奇怪,他站到窗边,又笑了,“没事,这件事不要管,先把这些书房两天,再让人收拾。”

    丁主任愣了愣,“两天?”

    “恩,”徐校长轻声开口,“就是很久没有看到她这样了。”

    丁主任觉得他似乎从徐校长声音里听出了一丝怀念。

    **

    学校里没有人管这堆书。

    孟心然的书就这样放着,沾上了泥水,也有些被风吹着散了。

    她的桌子落在水泥地上。

    另一边,还有孟心然的限量版包,也全是泥水。

    孟心然在咖啡店坐着,直到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第三节课的时候,她才拿了包,往学校走。

    走到高三教学楼的时候,她发现楼底下一片狼藉。

    落在泥地里的限量版包包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面色一变,不顾泥土,走进去就看到了地上沾了泥水的包,里面还有一只前几天她刚买的口红。

    孟心然有些不敢相信的,缓缓的又低头拿起了一本落在脚边的书。

    翻开第一页,上面是自己前几天刚写上去的名字。

    似乎有人听到了消息,高三楼渐渐有人伸头往下看。

    孟心然脸色彻底绿了。

    底下这些书还有被扔到一边,残缺的桌子。

    她怎么也能猜到这些全都是自己的!

    她孟心然,连书带桌子都被人明晃晃的挑衅的——从五楼扔下来了!

    脸被人拿到脚底下来踩!

    这方式跟她今天中午把秦苒书桌踹倒几乎一模一样。

    孟心然都不用多想,都知道是谁。

    她面色阴沉着,心中的怒火几乎无法控制,翻出林麒的电话播出去,她几乎咬着牙开口:“姑父,你那个继女偷我的门票,我没说什么,只要她把票还给我,我也不准备上报学校。可她竟然恼羞成怒到把我的书桌从五楼扔到楼底,你问问你现在的那个老婆,这就是他们家的教养?!”

    ------题外话------

    求票花真是连厕所也不敢去的码完了三更,还好没多晚,比预想的要快半个小时……

    粽子节过完了,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想想真是惨……

    晚安^_^

    [新百年中文网 请记住www.bnnew.com 手机版访问 m.bnnew.com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