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百年小说

新百年小说网

新百年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透视医尊 > 第二百九十七章 病情好转

第二百九十七章 病情好转

作品:都市透视医尊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田地85

    [新百年中文网 请记住www.bnnew.com 手机版访问 m.bnnew.com无弹窗小说网]

    外面,沈星蓝在严晓彬的不断催促之下,终于再次拨打了师姐的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她如实说道“我师姐马上就能完成任务了,预计三天后就能赶过来,我师姐说了,请她杀人可以,但是至少要一千万。”

    “一千万?”

    “我们已经付给你一千万,难道还要再付给你师姐一千万吗?”

    严晓彬有些不满,一来,沈星蓝似乎对报仇不太上心。

    二来,沈星蓝总是谈钱,张口钱,闭口钱,他已经付出许多了。

    “我那一千万,只是请人的费用,这要走我的关系,我自然要收钱。”

    “我师姐这一千万,是杀人的费用。”

    “我实话告诉你,别人请我师姐杀人,一般人至少要付两千万。”ii

    “现在,我师姐已经看在我的面子上,便宜你们家一千万了。”

    “如果你不愿意付钱,我师姐就不来了,你找别人报仇吧!”

    沈星蓝无所谓的说道。

    做了个深呼吸,严晓彬咬牙道“好,我愿意付。”

    “可是那也要等到把刘乐杀掉之后再付吧!”

    “任务完成了,我不会少他一分钱,要是任务完不成,他还好意思要钱吗?”

    严晓彬冷笑连连的问道。

    “好,那就完成任务后再付钱。”沈星蓝对她师姐极有信心,当即就答应了。

    也就是再等三天而已,三天后,刘乐必死无疑。

    “还有,我爸让我娶你做老婆,所以,你赚走的钱,到时候还会带回来。”ii

    “你现在拼命的从我身上捞钱,你这又是何苦呢?”

    “等咱们有了孩子,不管钱是你的,还是我的,岂不是都是我们严家的?”

    严晓彬突然又说道,一边感觉自己的老爸真英明,一边又充满无奈。

    因为他喜欢是张驰,并不想娶严晓彬。

    “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沈星蓝突然愤怒了。

    “我爸……”

    不等严晓彬说完,沈星蓝已经一脚把轮椅踹倒了,严晓彬顿时摔在地上。

    “你混蛋,下等人。”

    “再敢说要娶我,我就离开你们严家,再也不管你们的死活。”

    严晓彬有自己的骄傲,因为她是修武者,所以她的择偶标准也是修武者。ii

    只有实力比她强大的男人,才有资格娶她。

    像严晓彬这样的纨绔恶少,她压根儿看不上。

    若不是为了钱,她才不来做保镖。

    所以,严晓彬在她眼中,只能算是下等人。

    严晓彬也很愤怒,爬起来咆哮道“是我爸硬要逼着我娶你,你以为我愿意啊!我爱的是张驰,你比着张驰差远了……”

    房间里的张驰,听到这话很感动。

    抬起手就抽了自己一巴掌,懊悔道“我怎么能喜欢女人呢?我爱的是严公子才对,严公子对我一片痴心,我无以为报,只能和他相依为命。”

    然后,他突然盯着手臂红肿,满眼泪花的邓蓓蓓,突然叫骂起来“你个骚娘们,给我滚蛋,不要再引诱我了,不要再脏我的眼睛……”ii

    …………

    邓家别墅。

    刘乐再次给邓长江针灸了一回,还是无法治好邓长江的神经损伤。

    “咱们把爷爷送去医院做检查吧!”看刘乐没有办法,邓如雪建议道。

    刘乐叹息一声,因为他很清楚,连他都没有办法,医院又哪里会有办法?

    无奈之下,刘乐安慰了邓如雪几句。

    说是让自己再试试,如果不行,等到明天上午再送去医院做检查。

    邓如雪只好答应,因为现在是夜里,她心里就是再焦急,也只能等到明天。

    接下来,她陪着邓长江说了许多话,只到邓长江困了,她才回到房间里休息。ii

    只到她回到房间里休息了,刘乐这才急忙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开始修炼。

    因为实力越强,医术就越高明。

    在遇到无法治愈的情况时,只能去努力提升自身实力,才有治愈的可能。

    经过一夜的修炼,刘乐引导着经脉中的真气和灵力,运转了一个大周天。

    把所有的经脉连通起来,终于完成了大圆满的运转。

    他的实力,也从真气境大成,提升到了真气境巅峰。

    经脉中的灵力开始占据主导地位,真气则是开始经过丹田,向灵力转化。

    等他体内的真气,全部转化为灵力后,他就能突破到灵境小成了。

    因为他的体内,本来就蕴含着从玉石中吸取到的一些灵力,这一过程对他来说,似乎并不困难。ii

    感觉自己的实力有了明显的提升,医术也跟着一起提升许多,刘乐特别开心。

    天刚蒙蒙亮,他就兴冲冲的来到楼下,准备再给邓长江治疗一回。

    因为邓长江已经起床,正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傻笑。

    “你是谁?”他向镜子里的那个邓长江问道。

    镜子里的那个邓长江,自然也在同时向他问话。

    “你个遭老头子,干嘛学我说话?”

    邓长江很生气,却也没有办法,只好威胁道“再学我说话我就不理你了。”

    “可恶。”

    “你滚蛋。”

    “好啊!你竟然敢凶我。”

    “竟然还骂我?”ii

    “看我不打死你。”

    就这样邓长江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举起拳头,对着镜子里的那个邓长江砸去。

    可是,镜子里的那个邓长江也同时举起拳头要打他。

    邓长江似乎害怕了,胆怯了,畏惧了。

    拳头还没有打上去,就急忙后退。

    然后他就看到,镜子里那个邓长江,也害怕了,胆怯了,畏惧了,并退开了。

    他顿时又得意起来“就知道你不敢动手,你个胆小鬼?”

    “什么?”

    “你敢说我是胆小鬼。”

    “我非打你不可。”

    这次,邓长江不再用拳头打,而是拿起一个网球拍,朝着镜子砸去。ii

    就在这时,刘乐闪身到他面前,一把抓住了那个网球拍。

    这把邓长江吓了一跳,急忙趴在沙发里,像驼鸟一样把脑袋藏在抱枕下面。

    惶恐不安的哀求起来“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求你放了我吧……”

    看邓长江这个样子,刘乐总有一种痛心的感觉。

    痛起来就无法呼吸。

    他快步走过去,也没说话,就取出银针,直接针灸在了邓长江的后背上。

    邓长江根本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瑟瑟发抖的哀求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爷爷,你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刘乐按住邓长江,不让他动。ii

    接下来,就一边安慰邓长江,一边透视邓长江的身体。

    最终,也并没有看出什么疾病。

    他判断,因为毒已经解了,所以邓长江并不是智力底下,更不会是傻子。

    应该是因为受到过度的惊吓,使得大脑受到了巨大刺激,因此脑内的生物化学过程发生了紊乱,这才导致了他的精神失常。

    一般情况下,可能是中枢神经介质多了。

    也可能是缺少某些中枢神经介质。

    同样可能是某些体内的新陈代谢产物,在脑中聚焦过多,造成了神经堵塞。

    只是现有的仪器,还无法查出大脑结构的破坏性变化。

    送去医院检查也没有什么用。ii

    就连他使用透视眼,对邓长江的大脑进行详细的查看和分析,也没有找出问题所在。

    然而,这并不能说明邓长江的大脑没有问题。

    问题一定就藏在某个地方,是他还发现不了的地方。

    刘乐找不出病因,就开始对邓长江的全身进行针灸。

    就像找不到敌人身在何处,就进行地毯式轰炸一样。

    特别是邓长江的大脑处,被刘乐格外照顾。

    让他不惜把灵力和真气全部消耗上去,全部消耗掉。

    就在他一连把邓长江的身体上的所有穴道,全都针灸两遍后,真气和灵力全都消耗干净时,邓长江还是有点呆傻。

    这一刻,刘乐都感觉,邓长江已经没有好起来的希望了。ii

    心头不由得一阵绝望,真不知道怎么安慰邓如雪才好。

    可是,邓长江却在这时,突然坐了起来,问道“如雪呢?如雪没事吧!”

    刘乐仔细一看,邓长江竟然已经恢复正常,竟然就这样奇怪而又突然的好了。

    被他胡乱针灸一统,就这么莫名其妙而又匪夷所思的治好了。

    “爷爷,你好了,你好了。”刘乐抓住邓长江的手,激动万分,兴奋不已。

    “我问你,如雪呢。”邓长江倒是没有什么喜悦,反而有些担忧。

    “在楼上睡觉呢,现在才早晨六点钟,她还没有起床。”刘乐急忙解释道。

    邓长江这才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ii

    “爷爷,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刘乐在沙发上坐下来,认真的问道。

    邓长江叹息一声,就把他在孙家遭受到的惨无人道的对待和悲惨的经历,讲给了刘乐听。

    最后,他还小心翼翼的叮嘱刘乐,不要告诉邓如雪。

    原来,邓长江是真的被孙家的保镖强行绑架走的,那只鞋子,也是他刻意仍出来的,电话也是被孙家保镖逼迫着打回来的。

    当时,他的脖子上架着匕首,不敢不说假话。

    打完那个电话后,他们仍然把毒药灌进邓长江的嘴里,朝着邓长江逼问凶手。

    邓长江一直不说,哪怕被孙凯扔进大江里,他都没有把刘乐供出去。

    孙凯只到最后,也没有从邓长江的口中,逼问出孙军的死困。

    邓长江是为了保护刘乐,所以就算是死,他也不会把刘乐供出来。

    听着邓长江所受的折磨和痛苦,刘乐再次落下泪来“爷爷,你真傻,你怎么不告诉他们,孙军就是我杀的,让他们来找我,你干嘛不说?”

    “刘乐,你是为了保护我们邓家,才把孙军杀了,你对邓家有恩,我就是死,也不会把你供出去的。”邓长江坚定道。

    “他们奈何不得我,那个孙凯已经被我杀了。”刘乐自责,叹息,“所以,你根本不必受那些苦,你应该告诉他们,就是我杀了孙军,让他们找我报仇。”

    邓长江想了良久,才说道“或许,我要是说了,也活不到现在了。”

    “怎么可能?你要是说了,他们会放你回家的。”刘乐道。

    邓长江叹息“他们找到了凶手,当时就会把我杀了,因为我没有说,他们不知道凶手是你,更不知道凶手和我有关系,所以才没有直接杀掉我。”

    [新百年中文网 请记住www.bnnew.com 手机版访问 m.bnnew.com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