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百年小说

新百年小说网

新百年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贴身医王 > 第271章 广告

第271章 广告

作品:贴身医王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夜独醉

    风行国际会议室。关于“康维饼干”的广告策划案进行最后的讨论,赵媛媛一身职业正装,正在跟大家散发着会议资料。直到今天,她才知道公司真正的总裁居然是吴俊!不过赵媛媛并没有气馁,她搞这个兼职就是为了贴补家用,管他什么吴俊不吴俊的。

    “经过几个星期的讨论、甄别,我们最后一致把网络上署名“秋水剑”的方案列为最佳方案。赵媛媛,你给大家详细介绍一下这位‘秋水剑’的广告方案。”吴俊说。

    吴俊难得来公司一次,以为这次关系到cs系统,很重要所以出席的。

    赵媛媛打开投影仪显示屏幕,屏幕出现一串字:《含泪的笑》康维饼干影视广告。

    赵媛媛昨晚按照“秋水剑”事先写好的方案素描了几张草样,并用pp做了出来,接下来她给大家演放的是自己的图稿草样。她很开心,因为她知道秋水剑就是苏叶的化名,看来苏叶真的中标了。

    “一对兄妹在面对面吃着饼干。妹妹脸色蜡黄,从脸上可以看出她有疾病。哥哥示意妹妹把饼干拿在手里后,妹妹掰开手中的康维饼干,并将其中一块放在嘴里舔一下。哥哥又把分开的饼干合上,示意妹妹沾一下杯中的牛奶。两人把沾过牛奶的康维饼干放在嘴里,哥哥擦起餐巾纸帮妹妹擦拭嘴角,妹妹笑的很开心。”

    “画面切换中景,展示桌面上的康维饼干。哥哥开心地看着吃着开心的妹妹。回忆起与妹妹一起度过美好的童年时光:孩童,他们一起树林玩耍,在田间嬉闹;他们在童车上打闹;一起站在无边的大草原……镜头显示他们大了些。妹妹站在海边,海风吹起裙角;他俩在小船上尽情欢笑。”

    吴俊等赵媛媛展示完毕,大家交头接耳讨论时,清清嗓音:“这个方案写的不专业,看来是出自一位不懂广告的人。但是里面充斥的情感诉求,十分符合康维饼干的形象定位。目前的食品广告大部分集中在‘浪漫’‘温馨’这些主题,但是我更看好这个广告方案。没有问题的话。明天开会,我们请这位‘秋水剑’来谈谈他的想法。”

    第二天的时候,苏叶来到了康维食品集团。当吴俊看到秋水剑居然是自己的死对头的时候。气的差点晕过去,不过毕竟是公司,他有不能当众骂娘!

    苏叶扫视下全场,大概有三十人左右。让他惊讶的是。很多人都穿着休闲或者运动装上班,大家也都在看着他。苏叶一点都不怯场,声音平稳得像个广告界的“老手”:

    “这则广告是遵循的情感诉求法则,充分体现兄妹间的手足情深。画面都是发黄的回忆场景,在国内并不多见,而短短的一分钟广告中,渗透着泪水以及欢乐,用泪水卖饼干。寻找逆向思维。在国际著名的饼干名牌上,奥利奥饼干曾经做了一支广告。一个有听力障碍的母亲与儿子深情地吃着奥利奥。我的方案,也深受这支广告的启发。”

    “苏先生,你能不能说的在详细一点?”一个“秃顶”忽然问,他当然受了吴俊的命令。

    苏叶一愣,他可不知道什么叫“详细一点”,他觉得刚才已经很详细了呀,于是只好继续上升到“形而上学”的伟大高度,像是写毕业论文一样掰扯起来:“情感诉求,倾诉人世间的亲情、友情还有爱情,是它在广告中取得消费者认同与共鸣的好办法,让顾客不知不觉对品牌产生好感。西方有上帝,华夏有儒道释,人性是共通的,也是广告中应该表达和颂扬的。我想起杨子‘人性本恶’之说,人性不完美,才导致我们在今后的人生中追求完美。”

    “恕我直言,你所说的这些,空话太多,没有彻底征服我们。”一个瘦瘦的家伙发言,他之前一直斜着眼睛看着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年轻。也难怪,自己苦思冥想的方案被pss,却敲定这么个不知名的小子很不专业的方案,让他非常不服气。

    “‘含泪的微笑’,可以唤醒人们沉睡的良知。”苏叶说的很果断。

    苏叶在台上滔滔不绝,气势夺人,完全没有在校园时的拘谨内敛,赵媛媛在旁边看着他,越来越觉得他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成熟气质,这种气质让她十分陶醉,甚至让她有种依赖感。赵媛媛不知道的是,苏叶心里也有些心虚,毕竟他也就看过几本书而已,现在的自信果敢,完全自己脸皮厚,这可是报复吴俊的大好机会啊,于是他干脆厚起脸皮豁了出去。

    “恭喜你苏先生,你的方案,我们很满意,你可以获得三十万块的奖金。”。看着大家投票的结果,吴俊沮丧的一锤定音。

    会场上响起掌声,当然最响亮的来自赵媛媛那边。

    会议结束后,赵媛媛要整理会议资料,她送苏叶下电梯。

    “你今天真棒,我都觉得是哪个广告大师来演讲啦。”赵媛媛说的很真诚。有人就有这功夫,夸人却毫无媚态,让人心里很舒服,她就是这样的人,至少在苏叶心里是。

    ……

    朝霞满天。江小竹挽着苏叶的手,一起在一中望月湖边随意走着。苏叶看着自己旁边的江小竹,终于体会到古人常说的“执子之手,与子成说”。他真希望,哪怕是就这么一直走下去,直到生命尽头。

    “黄昏,给万物带来多少诗意。我喜欢黄昏,喜欢看落日。以前从老家的时候,金色的夕阳照耀着麦田,五月的暖风拂过脸庞,就像是在欣赏一出音乐会,在大自然的静谧里体会活着的美。真是陶醉。”

    江小竹侧脸往西边看去,夕阳正要落下。

    “你的睫毛,你的头发。都是金色的,真美。”苏叶看着江小竹,动情地说。

    “你也是。这样的时光,真是让人留恋。听你说起农村的乡野,真是美的让人憧憬。”

    “是啊,只要带着安静的心听听大自然的声音,你会看到云雀在枝头歌唱。绵羊在小沟吃草,田野里的小花被夕阳染成金色。”

    “我都被你说的迷住了,我希望有一天能跟你在田野里漫步。体会你所说的静谧安详。”江小竹看着苏叶的眼睛,憧憬着。

    “当然可以。而我,也会永远记住今天和你在一起的幸福时光。”

    “干嘛这么伤感。我们可以常在一起,拥有这样的时光嘛。”

    “其实。每一天。每一刻,我们的感受都在发生着变化。我觉得,我们今后可以很快乐的在一起,但是今天下午的时光却再也难以找回。所以,我很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每一秒,因为,我们以后再也找不回现在感觉。命运可畏,只要把握好跟你在一起的每一秒。才不会后悔。”

    江小竹靠在湖边座椅上,看着苏叶。听得有些入神。

    太阳慢慢落山,暮色降临在校园里,蝉声从四方传来。江小竹头靠着苏叶结实的肩膀,闻着苏叶衬衫上散发的洗衣粉的味道,听他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苏叶的话在从小城市长大,很少接触农村的江小竹看来,简直是无稽之谈。见惯了窗明几净、花香扑鼻的现代化校园,她无论如何也想想不出,一千里以外地方,还会有这样破旧的学校:苏叶上小雪的学校,是十里八乡唯一的小学,邻村没有学校的孩子都来这里上课,因为路途遥远,山路难行,便在学校留宿。学校的宿舍,只是两排平房而已,学生们住的也是大通铺,很多孩子不知道晒被子,常常有学生得皮肤炎症。冬天没有热水,很多学生就在寒冬腊月里盯着寒风用凉水洗漱。这样的学校,也没有食堂,学生们自己从家里带来馒头、咸菜,农民对孩子的成长关心程度不够,大部分学生每周只能在周末吃上一天的菜,然后继续回到学校就咸菜吃馒头。

    “这两年,教育局也才曾有过拨款,听说学校也盖了食堂,但是我想,孩子们还是舍不得花几块钱买菜。有时候想想,命运真是不公平,有些人天生锦衣玉食,有些人却出生在什么都没有的家庭。”

    “这样的环境里,还能考上高中,我真是佩服你们。”江小竹说的很真挚。

    “所谓‘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我们什么也没有,所以也就没有什么诱惑,正好可以安心读书。当然,每个喜欢读书的农村孩子,也都有个心愿,就是希望到城市里,看看现代化的文明,感受下现代化的气息,不至于跟他们的祖辈一杨,整日黄土地里挥舞着锄头,终起一生如一曲哀歌。”

    “因为,贫穷?”江小竹尽量口气轻松些,她怕伤及苏叶的自尊心。

    “不仅仅是。现在的农村小学,除了物质条件差,师资力量也很差。基本上教的好的老师都会往上掉,剩下的老师,要么两年以后退休,要不就是毫无责任感,毫无教学方法的老师,学生们都有种渴望,希望能见到大山外面的世界。”

    “我,我想再看看你。”苏叶真心的觉得,这么美好的夜晚,实在不舍得跟江小竹分别,“我今天,终于知道爱情的‘味道’。”

    “什么味道?”

    “你……你把眼睛闭上就知道了。”

    江小竹听着苏叶的话,把眼睛闭上。苏叶揽着江小竹的腰,轻轻把她拉到自己怀里。江小竹感受着他强烈的男子气息,收敛起刚才的笑容,心神荡漾起来。他们头挨着头,身子挨着身子靠在一起。苏叶试探着,亲吻着江小竹湿润润的嘴唇,两个人沉浸在爱河中,忘记周围的一切。

    “江小竹?”

    “嗯?”江小竹睁开眼睛。

    “接吻的时候,拜托上下牙齿不要紧闭。”

    “你,懂得倒是不少。”

    “厄,是本能。”

    常依依从邮局里出来,又面无表情地往旁边的工商银行走去,这仿佛成为她的一种习惯,每次投稿收到稿费的时候,她都会存到银行卡上。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购物?还是单纯的为了以后……或许,她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自己存在的意义。虽然在燕京读书,常依依没有去过一次长城,以前她就不是个好玩的人,现在则忙的一塌糊涂。

    昨天是常依依最后一次去相亲,那是一个在读的研究生,而且根据婚介公司的说法,“研究生”已经跟北京十五中学签订合同,等明年一毕业就过去。常依依赴约的时候一直在想着网络上的段子,“大学就是尝试如何‘生’,大学一毕业考研了,就去正儿八经地‘研究’如何生”。约会地点是“研究生”提前在q上说好的,在鼓锣巷旁边的一家肯德基,原因是他认为这家店离着一中和宋家都很近。

    “爸妈,我能不去吗?现在我见到男人就想吐啊。”常依依抗议道,其实她是觉得自己不可能爱上别的男人。

    “不行,必须去,你也不小了,不能当剩女!”父母怒道。

    为了父母,常依依还是去了肯德基。常依依自从离开学校后,一直不喜欢去肯德基、麦当劳这些快餐店,这些快餐吃了不但影响健康,而且非常容易长胖。但是跟人家第一次以“约会”名义见面,常依依也就迁就着。两人通过qq这种大众普及工具,像是保密局的特工一样“事先约定”:见面的时候,“研究生”桌前放一支玫瑰花。当然,玫瑰花是“研究生”出钱买好。

    两人见面后,“研究生”伸出自己的右手跟常依依柔软的右手相握,常依依只是礼貌性地轻轻一握,感觉研究生的手不是一般的粗糙。

    “我的手挺粗糙的,你要仔细看看,还有几个老茧呢,别看我读到研究生,放假以后,还得往我家那砖厂天天推车什么的,这不就磨起茧子啦。”研究生给常依依解释自己“老茧”的历史渊源,并大度地一挥手,“虽然我还是学生,但是你随便点餐,没事,我来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