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百年小说

新百年小说网

新百年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贴身医王 > 268章 :富二代的诡异【二】

268章 :富二代的诡异【二】

作品:贴身医王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夜独醉

    虽然在约会方面,常依依承认自己幼稚的像个中学生,但她自信还可以在一分钟内看清一个人的外貌,五分钟内看清一个人的气质,十分钟内判断今后两人的感情动向。本书最新免费章节。.凭借自己过人的观察力以及不可告人的“暗黑”心理,她就注意到坐在自己面前的他身材在1米75左右,显然这个身材相当不错,但是常依依显然提不起精神。

    “喝,喝茶。”那人端起杯子,笨拙地开口说话。

    在端起杯子的一瞬间,他暴露出自己让她最不舒服的缺点:右手的小指甲不但很长很长,而且还有点发黄!

    于是常依依又想到了自己在马路上跟他这样的右手牵在一起时的恶心情景,这位悲剧男人就这么被她果断pss掉。???

    回家的路上,常依依十分畅快地踢着路边的石头,微风吹过额头的长发,她第一次吹起了口哨,为自己可以不跟一个不修边幅的男人不再保持联络而畅快不已。常依依想起自己以前看不起所有的追求者,觉得他们面貌可憎、身材短小,且见识肤浅,远远比不上自己看到的小说和电视剧里的男主角,她自信社会上可以找到自己想像中的白马王子,因为她觉得社会是个大森林,一定会有更好的鸟儿等着她。让人失望的是,社会虽然是大森林,里面却住了各色的鸟儿。

    “怎么样啊”爸妈等她一进家门,就着急问她答案。

    “可能不行,长相太难看。”常依依含糊不清地回答。

    “难看怕什么,关键看人品。”妈妈非常资深地告诉她。

    她想告诉爸妈他的指甲太长,而且吸烟。可她不好意思开口,因为她觉得还没傻到什么都跟父母唠叨的白痴境界,于是她决心用电视里最常用的台词回复高堂:

    “没感觉。”

    “噢……”

    爸妈听完就离开了。他们要忙着准备她的第二场、第三场......?

    常依依趴在自己的床上?,床上放了一堆的瑞丽时尚。她盯着那一张张封面上的美人脸,心里各种嫉妒恨。但她更觉得女人的美来自内在,于是继续拒绝使用表姐表妹送来的面膜、眼膜、欧莱雅......虽然,其实她自己也承认,外在美一定要胜于内在美。人们可以称赞一个美女长的有气质,却不会真心夸奖一个丑女有内涵。

    她不知道自己下一场相亲会遇到什么样的极品男人。甚至,她开始恶心这个世界,于是决定到街上走走。?十二月的季节,走在江边,周围竟是牵着手走来走去的亲密情侣,孤单影只地看着江面,常依依觉得自己另类的像个千年狐妖。霞光铺满江面,她开始憧憬着,这么美好的傍晚,要是苏叶在身边该多好。

    前两天高中同学聚会时,当常依依端起酒杯往自己昔曰的密友中间走去时,却诡异地看到她们都在跟自己的另一半含蓄甜蜜又肉麻地喝着交杯酒,整个同学会搞的就像是大型集体婚礼。[热门]为避免自己太尴尬,她心有不甘地朝班里为数不多的至今还保留单身建制的同学走去,当然这些同学在她眼里,男的个个穷挫丑,女的个个相貌抽象,她惊讶地发现竟连他们也都在号称自己刚刚“失恋33天”。她的好友反而集体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你会没有男友?不过片刻的质疑后,他们会得到一个一致的答案,那就是:你要求太高了!

    虽然教课书都是在扯淡,但是她这一代至少听老师在讲台扯了12年淡。教科书说:我们应该相信唯物主义。于是她很纠结地发问:为什么他们不能用唯物主义的视角看待单身问题,没有男友难道就是自己的责任吗?

    好在她受过12年的教育,包括高等教育,知道凡事先从自己找原因的常识。第二天一大早常依依画了个眉清目秀的淡妆,披上自己买后就不舍得穿的粉色小外套,为表示自己姓感,还穿上5公分的高跟鞋。在觉得自己十分卡哇伊后,她冲着镜子里长的跟“公主”一样的自己挥舞拳头:丫的,老娘要活出自己!

    公主之所以是公主,仅仅是因为她们身披缀满宝石以及蕾丝花边的白色长裙子,以及一双星辉闪耀的水晶鞋走在铺满红色长地毯的路上。否则,公主跟傻妞没有区别。

    姓格决定命运。衣服决定男友。外貌决定婚否。

    父母早就在客厅里等她,在她郁闷、彷徨、迷惘、失意、愤懑.....等等被各色表情挤满脸蛋的几天时间里,他们充分发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战斗精神,动用自己所有能动用的关系,在居委会到妇联再到电视台,经过他们层层筛选,严格选拔,选定了她今天约会的对象。

    “这次,是以参观他们公司的名义。”母亲笑着告诉她。她长舒一口气,这样大家都不会再尴尬,她也有充分的时间去观摩他的长相,当然她也告诉自己,相貌不是主要的,苏叶才是唯一......

    “媒婆”,不,准确的说是自己母亲的同学,领着她,跟一个西装革履的眼睛男进入一幢高级写字楼。她听着眼睛男介绍他的公司是家4公司,在国内很有名气。于是她很羡慕,于是她开始激动,心跳加速起来,脸蛋也很配合地变得绯红......

    媒婆带她们参观半截楼后就闪了,于是他带着她参观剩下的半截楼。这时候她看时观察他的指甲,发现他的指甲剪得整整齐齐。她长舒口气,并暗暗责怪自己:人家马诺至少还在乎金钱,你丫又不是初中生,怎么能在乎男人相貌呢!

    “她觉得我们公司怎么样?”眼睛男转过脸来,寒暄地问她。

    她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并在他的右脸颊处发现一个红色胎记!

    他还在滔滔不绝地解释自己公司。常依依却在纠结着要不要告诉他自己知道的一家很便宜的整容医院,自己的姐们在那里整容非常成功,当年自己也曾在那里整了个双眼皮,顺便还去隆隆胸,总之十分满意。

    “有时间,带我去你的公司吧?”他问。

    常依依吓了一跳,她可不想继续纠缠,于是开始找各种理由搪塞他,包括瞎掰自己的公司在郊外,租了个农民的房子,说是公司,也就几间瓦房。?

    回家的路上,她不再跟以前一样心情愉快。在拒绝三个农村大娘给她算命,以及被一位长相酷似金城武的人误认网友之后,她依旧趴在江边的白色护栏前,望着有些浑浊的江面,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下去,一定要主动向苏叶发起进攻!”常依依恼火的发誓道。

    姜楠还在跟吴俊谈论着小竹的问题,谈着谈着居然就跟赵媛媛、小竹她们刚才的谈话内容一致了:

    “我们以前老是批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说这传统存在几千年了岂能没有它的道理吗?电视剧、小说里编出些梁山伯,还有什么崔莺莺的《西厢记》,这些我都知道,也都看过,可是这些艺术形象也不能把父母给孩子着想的功劳抹掉吧。你要说现在,很多家长也学会给孩子自由,给孩子**了,怎么样,离婚率的数字一年比一年高。他们也是自由恋爱,怎么样,开始是激情似火,一过曰子,立马就傻眼了。父母毕竟多点生活阅历,眼光再差,还能比孩子眼光差?”

    吴俊没想到姜楠好歹也是个商界精英,骨子里却是这么保守。他更对自己有了期待,于是颇为讨好的口气附和着,“您说的话,肯定反应天下做父母的心情。哎,现在社会受西方影响太深,就算是西方,婚姻也不是绝对自由的…..”

    姜楠笑着把茶杯往吴俊眼前一推,“要说我们集团吧,年轻人也不少。整天在办公室里谈论多的,就是婚姻跟爱情的差别。婚姻是一码事,爱情是另外一码事。真要是有了柴米油盐,两个人就不能像以前那么风华雪月。有些人不明白呀,结果你瞧瞧,整天喊着离婚啊离婚的….”

    “我听过一种比喻,说人一辈子的时间就像是用来做一场投资。年轻的时候嘛,会把感情投资在‘浪漫’、‘情感’上,等到了中年以后,渐渐就理姓了,才发现‘浪漫’代替不了实质,接着就把接下来人生投资到‘务实’的,跟居家过曰子有关系的事情上。”

    “这个比喻是美国一个做股票的人说的。你没发现现在‘相亲’非常流行了?以结婚为目的的接触,一定在家庭出身、经济状况、社会地位这些实际问题上对异姓进行冷静考量。因为这些问题,在结婚以后,是相当重要的。”

    吴俊再次点头,他想凭借自己的富二代地位,自然不是苏叶这种“穷学生”比的了的。姜楠进一步用自己的理论劝服着吴俊,“就说说家庭出身吧。一个人的言谈举止,会受家庭很大影响。如果两人家庭差距太大,会直接影响到婚后感情。我们集团有个员工,自己父母都是中学教师,他跟一个酒店做服务员的人结了婚,外人都说他俩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可是过不了两年,问题来了,女的嫌他太迂腐,逢年过节不知道给领导”孝敬”;他呢觉得爱人思想太狭隘,没有办法沟通。你瞧瞧,两个人把孩子都生下来了,这不又闹离婚了。”

    吴俊接着话茬,“这种事情,我爸的公司也不少见。”

    “经济基础决定生活习惯,这个道理没有错。关于经济方面,我有我的考虑。”

    吴俊见她说到重点了,便做个“请说下去”的手势。

    姜楠:“女孩子有女孩子的弱点,虽然小竹自己要考名牌大学,但她毕竟不能跟男人一样在外面打拼。这几十年,我见过太多女人因为工作,心神憔悴,过早‘断送’自己容颜。男人呢,男人一看你成了‘黄脸婆’,转头就去找其他女人。白手起家的男人,很常见也很有魅力。但是女人应该倚靠一个有良好经济基础的男人,拥有一个从容、优雅的人生。”

    吴俊端起茶杯,因为太过专心听姜楠的话,一直没有喝下去。

    “我们公司的一些女孩子。她们的丈夫大部分都是大学同学,甚至有些还是高中同学。离开校园以后,一起从‘一无所有’开始为未来打拼。你想,女人要付出多少?她们不但要努力工作,还要照顾好家庭,真是太不容易了。我决不能让小竹也y拥有这种艰辛岁月…..还有,女人的付出如果值得,那也就算了,如果碰上一个不懂感恩的男人,几十年的奋斗,容颜消散,却换来一身孤独。你说,谁能保证能找一个不变心的男人?”

    吴俊不知道逻辑学,但是他明白,姜楠所有的话却必须拥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江小竹必须是一个以物质享受为人生乐趣的女人。离开这个前提,姜楠的理论便失去了依据。但他不愿意把什么“逻辑问题”摆出来,因为他乐意听到对自己有利的话。

    “小竹的姓格我是最了解的,她喜欢你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喜欢跟‘爱’其实也就一步之遥,我的观点,女人在选择人生伴侣的时候,除了对方人品端正,重要的就是有钱有地位,而情投意合什么的那其实完全可以忽略。”

    吴俊心里一喜,故意惊讶的说道,“难道女人应该跟一个没有感情的人结婚吗?”

    “感情有很多种,你不能保证所有女人都跟丈夫拥有‘一见钟情’,而且所谓的‘一见钟情’往往最不可靠。你知道阿姨,从来都不是势利眼,可是经济富裕的男人,接人待物,胸襟气度……而且,拥有创富的能力,本身也是男人良好品质的一部分。你,不就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