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百年小说

新百年小说网

新百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九天仙缘 > 第一百零四章 桃花仙阵

第一百零四章 桃花仙阵

作品:九天仙缘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晨风沧岳

    离奇琼山。[h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当东方第一缕霞光投向琼山仙境的时候,桃花和虹裳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师父紫晶娘娘的宫内,踏着轻轻的步伐,小心谨慎的将窗户一一挑起,然后推开门,飘入堂内。

    但眼前的情景令两位姑娘大吃一惊。只见师父紫晶宫主的榻前直直的跪着一位白衣少年。少年面容极是憔悴,苍白而伤感,俊目泪眼朦胧,注视着师父的床榻一动不动。

    桃花和虹裳对望了一眼,目光中闪烁着讶异,看着少年的装束,二人马上想起姐妹们传言说琼山来了位不速之客,而且是个少年,想来就是他了。不过为何着大清早的跪在师父床前,莫非他······

    二人迅速将目光看向师父紫晶宫主的床榻之上,这一看实是惊讶非常,师父的床上空空如也,没了她老人家的身影。

    一丝慌乱顿时袭上心头,桃花抢先一步上前问道:“敢问少侠,我们师父呢!?声音又急又怒。

    柳牵浪胸中此时狂涛奔涌,口中阵阵甜涩,头脑发胀。隐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只是那声音如天籁袅袅,绵绵飘飘,又如幻境梦魇,辨不清到底说些什么。本能的想转过身来,然而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即人也就扑通一声跌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见状,两位姑娘更加焦急,奔出紫晶宫外大喊:“花儿姐,好儿姐······快来人呀!快来人呀······”呼喊之声在静静的琼山山峰间回环传荡,充满惊恐与焦急。

    此时,花儿等众姑娘因昨晚贪玩,睡得晚些,刚刚起床。邀齐了好儿,月儿,圆儿和其他的姐妹,梳洗完毕。来到展玉房想邀柳牵浪一起去向师父请安,发现人不在,以为先去了,便领着众姐妹向紫晶宫走来。

    远远就看到雾气朦胧的宫外聚了好多人,各个很紧张的样子,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心中猛然一震,立刻御飞桃花儿,瞬间来到近前。

    众姑娘见花儿姑娘来了,纷纷左右闪开,看了看桃花儿和虹裳苍白的面容,花儿匆匆几步来到堂内。看到昏倒的柳牵浪和师父空空的床榻,也十分诧异。抬头扫视了一眼众姐妹,目光落在桃花和虹裳的脸上,压抑着惊诧问道:“二位妹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桃花和虹裳面面相觑,低声回道:“对不起师姐,我们两个进来的时候,就发现师他跪在师父床前,可师父根本就不在床上。我问这个人师父去哪里了,他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口吐鲜血晕了过去!”

    凝视着那张俊美而苍白的面孔,花儿感到一种不祥,从他疲倦的神态中隐隐觉察到些什么。俯身,试了试鼻息,人还活着,显然是急火攻心所致。抬头看了看众姐妹道:“姐妹们,请不要惊慌,他只是昏过去了,先把他抬到涌泉阁,在上苍泉内浸上一两个时辰就没事了。师父她老人家也许有事出去了,相信很快就会回来的。诸位请先回去吧。”

    花儿话音刚落。早有几位姐妹抬起柳牵浪向涌泉阁走去,圆儿眼尖,偶眼看到柳牵浪怀中揣着什么东西,露着小小的一角,刚才众人因为顾着他的性命和师父的事,没人注意。

    圆儿儿跑上几步,在抬出去几丈远的柳牵浪怀里拎出那露出的东西,发现是一封信,信封纸上一行娟秀深峻的字迹:花儿亲启。

    圆儿一眼就认出,这不是师父紫晶娘娘的字迹吗?这个柳牵浪怎么会有师父写给师姐的信呢?带着疑惑,一路小跑送给了师姐。

    犹如万年长梦,在黑暗无底的深渊跌宕了一遭,柳牵浪忽然感觉到脸上有些发烫。睁开眼睛,阳光透过窗格,直直的射到脸上。坐起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宽敞房间内,房间内陈设着许多精美的翠玉,形形色色,都十分精明剔透,绮丽可爱。房间门额上书着一号鉴玉室几个字。

    窗外瓦蓝的天空,如无边无际的海洋,海洋上荡漾着朵朵白云,白云下,琼山无数绮丽的山峰闪耀着美轮美奂的色彩。清澈的天空,纤纤丹色花儿瓣零零落落,随风轻舞,群群燕雀脆声玲玲,漫天花香随风送爽。

    多美的琼山!可是,再美的风景也掩盖不住忧伤的心境。柳牵浪心底那股悲伤再次袭上心头。手不由自主的摸向怀里,心猛的一颤,那封信已不在怀里了。

    望着无限美好的琼山,无穷的自责涌上心头,自己如果不误入琼山,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自己是不是天生就是个不祥之人!走到哪里厄运就会跟到哪里?想想那些姐妹,此时该是何等的痛苦!仰望苍天,泪如泉涌,悲楚怒苍空,万剑割心痛!

    闭目,闪电般射向天宇;几番煎熬,睁眼俯望。

    忘情鸟,翩翔花,嘤嘤蜂蝶彩锦霞。痴爱,元神化梦葩。凄别香风雨,无缘翠琼华。

    神空丽,琼山秀,滔滔云海驻泪愁。搵痛,不是为华州。那日伤师别,今朝苦幽幽!

    巡空望去,一个白色的身影,于虚空中停留了很久很久,然后划一道闪光消失在了云朵之中。

    蓦地,一个飘洒的身影出现在紫晶宫前,没一点声息,然而那俊逸的身形没有人会不加注意。这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柳牵浪。

    来之前,柳牵浪的心里一遍遍想象着琼山姐妹的痛苦之状,但眼前的情景却大出预料。

    只见桃门千余弟子全部凌空虚坐,坐下各坐着一朵粉嫩桃花。每十个姐妹一组,组成一朵桃花形阵形。一共百余个桃花阵形,在虚空中各自不停旋转着,速度不是很快,但旋转的方向都不一样,甚是诡异。一百多个桃花阵,又分为十几组,每组组成一个更大的桃花阵。然后这十几个桃花阵又合在一处,组成一个最大的桃花阵。其景象十分壮观,犹如蓝天下一轮粉红色的太阳,射出道道粉色光华,令人叹为观止。

    柳牵浪为眼前的景象所震慑,任谁都看得出这是显然是一种奇异的阵法,美妙中蕴含着无穷的力量。身处几百丈外,已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力量压来,然而那阵法还没有真正催动。

    “柳师兄醒了,恩师仙逝之事我等已尽知。我已遵师父之命接任桃门大位,现在就要执行就任仪式,也是恭送恩师驾鹤西去之礼,同时也是我这个新任掌门修炼桃花仙阵之时。千日之内,众师妹要为我护法,不便为柳师兄做事,还请见谅。恩师在信中命我传你异域穿越符,凭借此符,在天狗吞月之时可以出入桃门,此乃琼山桃门绝密,望切不可外泄。”

    花儿说话的同时,右手轻舒,一道粉色光华倏地射向了柳牵浪。柳牵浪右臂抬起,掌心向上,稳稳接住那道粉色光华。定睛看去,原来是一个粉如桃花的指环。指环雕刻得很精细,剔透的翠料,指环外侧刻着一圈桃花儿,一共九朵,彼此相衔。阳光下,熠熠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