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百年小说

新百年小说网

新百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六百一十五章 内讧升级!

第六百一十五章 内讧升级!

作品:我是至尊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风凌天下

    [新百年中文网 请记住www.bnnew.com 手机版访问 m.bnnew.com无弹窗小说网]

    但是!

    海皇自认为已经委曲求全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了,龙凤两族那边对于海皇的豁命呐喊置若罔闻,仍旧在大呼酣战,愣是没有一个转头看他一眼。

    拉架,你够格么?

    这都什么时候还来拉架?!

    不知道我们已经是不死不休,今天必须要打出来一个结果的吗?!

    海皇深吸一口气,晴天霹雳一般、再发一声锥心泣血的大吼“妖皇!凤皇!你们两个狗日的到底在做什么!!!”

    海皇的眼中涌出了热泪“朕算是看明白了!你们两大族群布置了灭世策,炸毁了血魂山……但你们根本不是要进攻玄黄啊!你们是嫌在万妖原那边战斗地方太小啊!”

    “你们炸毁了血魂山,就是为了开辟你们生死搏杀的战场啊!”ii

    “你们是唯恐在妖族那边丢人丢得不够多,不够大,特意找了这么一个战场来丢啊,丢给这个世上所有的生灵,所有的物种看啊……”

    “你们一定是故意的啊……将人类海族妖族玄兽各大种族,所有生灵尽都聚集在一起,然后你们才内讧!”

    海皇最后霹雳一般一声大喝“简直混账啊!!!”

    话音未落,一口逆血喷了出来。

    海皇仰天就倒了下去。

    以他的修为,就算是整个大陆的顶峰圣人强者能够将他压在下风,但就算再打上几天几夜,他也不会到这般惨淡地步!

    东方浩然与计灵犀无疑给了海皇连番重创,但是身为顶级圣人的海皇几乎眨眨眼就恢复过来了!ii

    但是现在!

    海皇直接吐血了,吐出元灵逆血!!

    不是被打的!

    真是被气的!

    整个人更是直接气晕了!

    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肝被气得爆炸的声音。

    自古至今,就没有听说过这等事!

    付出了那么惨重的牺牲代价,换来了灭世策的实行,然后很顺利地打开了人类的护界大门,正待一鼓作气,乘胜追击的时候……真的只需要再加一把劲,就能够冲进去!

    人类那边分明就已经抵挡不住了!

    但在这个最最关键、最最微妙的时刻……你们两大族群,自己窝里反起来了!?!

    而且打得惨烈无比,盛况空前!ii

    人人咬牙切齿!

    个个苦大仇深!

    海皇感觉自己的心脏与内丹没有被气得当场爆掉,就已经是自己涵养太好,胸襟太宽广了!

    你们啥时候打不行。非要在现在撕逼啊!

    哪怕你们别拉上我们海族,你们自己来打,那也行啊!

    但是现在……你们打得过瘾了,可我们海族却是在一片一片的死啊……

    尤其是那边……

    那边是在一百万一百万的死啊……

    咦?

    怎么会一百万一百万的死,之前没有啊……

    海皇定睛一看,只看到一道紫色身影在海水上方来回的急飞纵掠。ii

    所过之处,尽是人仰马翻,沿途海水瞬时全变成了红色的!

    海皇失声大叫道“云尊!”

    更多的恨意充斥心头!

    之前战斗一直没有看到云尊这位玄黄最高战力,本以为你们妖族将云尊牵制住了,却是在这个时候开始逞凶狂了。

    你们自己打起来了,倒是将云尊纠缠住啊,怎么就把他给解放出来了呢!

    鲸王不计代价的催谷远离,总算是冲到海皇面前,那满脸是血,硕大的鼻头被打的十几个孔呲呲的喷血,喘着粗气“陛下,咱们怎么办?”

    怎么办?

    海皇一片茫然,转头四顾,一时间怆然无言。

    麻痹的!ii

    老子也想要问问,现在怎么办!

    可是我能问谁去?!

    老子不知道啊!

    点燃龙凤两族大战导火索的罪魁祸首云扬,在算计了凤皇,引爆两族大战之余,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抽身而退了。

    即便龙凤两族战力撤出战场,人族方向仍旧全线告急,天罚圣兽仍旧一批批的自爆赴死,云扬又怎么会在这里耽误时间呢?

    要不然云扬也根本不会出手。

    矛盾已经彻底形成,哪有这么容易化解?

    但是,龙族显然是另有打算,他们没打算立即报仇。

    那怎么可以?

    云扬都不满了你们这样,将妖皇置于何地?ii

    在这种义愤驱动之下,云扬岂能袖手旁观。

    居然想要将事情压一压,先稳定局势,甚至是借机讨要好处,站稳脚跟的如意算盘……云扬怎么会让他们打得响?

    不打?

    不行!

    我来帮你们一把,彻底的展开内战吧!

    所以云扬将一位就在身边的龙族高手直接就扔了出去,加以禁制!

    果然,效果非常好。

    两族立即爆发了!

    爆发了就好。

    现在,两族大战如火如荼,方兴未艾,云扬功成身退,径自化身风云而去,纵然是对云扬搞小动作有所察觉的凤皇,也已经是鞭长莫及,徒叹奈何,ii

    脱离龙凤两族战事范畴的云扬,第一时间就鼓动起属于顶级圣人的极限威压,从空中一路碾压过去,目标直指海族,手中的天意之刃更是化作了百丈长刀,强势横推。

    但凡是遭遇到他的海族妖族,哪里有半点抗衡之力,直接化作了刀下亡魂!

    以云扬现如今已然臻至半步星空犹在突飞猛进的修为实力,圣人之下的修者,根本就没有一合之将。

    他此际冷下了一条心,从这一边直接贴着前沿战场,一路杀了过去。

    所过之处,毫不留情,一应妖族海族,尽数诛绝,满目尸山血海,尽皆被他抛在身后。

    无数的奇形怪状的脑袋,随着他一路飞过,滴溜溜的飞了起来,在空中排成一排,蔚为奇观。ii

    许多人族高手,上一刻还在与敌人厮杀,正自手忙脚乱岌岌可危,但眼前一花,四周的敌人也不知怎地就死亡殆尽了,游目四顾之下,只见距离最近的敌人也已经在千丈之外……

    周遭尽是一片浮尸。

    犹自茫然,气喘吁吁的四下看去,只见身边战友也是与自己同样表情,很多人甚至因为一时间难以调和玄气,控制不住的挥舞着兵器又转了两圈,这才能重新稳住身形。

    有心人凝目看去,却见从自己身前开始,左右大约百丈高下,以一条血路为延伸,一路延伸天尽头,只有一声杀机盎然的长啸远远而去,经久不绝。

    “是云尊大人到了!”

    “云尊大人刚才从这里经过……一路杀过去了!”ii

    无数的人类高手看着眼前左右,以及那条延伸至远方的血路,在瞬间轻松了下来的同时,尽都情不自禁的倒抽一口冷气。

    云尊大人?

    就这么一停不停的杀过去?

    只是看我身边,方圆千丈地界,还有触目所及的更远处……就这一堆一块起码也送葬了几十万的海族妖族吧……

    而云尊大人居然是从山的这头,一直杀到山的那一头……

    这一路杀下去得杀了多少啊?

    “尝听人说,屠得九百万,便是雄中雄……总觉得过于夸张,人力有时穷,纵然每天都杀生,日日杀数人,终其一生也未必能够凑够九百万之数,然而今天亲眼看到云尊大人杀出来的这条血路,仅止于今日一战所杀的,便不止于九百万之数了吧?”ii

    无数人在咂舌。

    云扬所做的还不止如此。

    有些原本正在战斗,已经身受重伤,身陷危境的人族,也不知怎地,在那一股狂风席卷过后,口中突然多了一颗丹药,那丹药入口即化,迅速化作绵绵生机温养肉身,浑身上下伤势即时好转,虽然非是即时复原,却至少也恢复了三四成,直接将伤者从濒危边缘拉了回来!

    如斯灵药,如此神效,端的是疗伤圣药,骇人听闻!

    云扬一路杀过去,遇到敌方圣人高手,难以直接干死的,也会将对方打得重伤无以为继,主动撤出战斗。

    纵然以云扬今时今日的修为实力,想要陨灭圣人元魂,彻底灭杀之,仍需要相当的时间予以磨灭,修为越高者耗时越长。ii

    大家都是属于圣人修为范畴。

    有的修为高一些,有的低一些。云扬半步星空,但归根到底依然是圣人修为。

    那半步,始终没有迈出去。

    所以他不存在一击杀死圣人的可能。

    但云扬现在可没有那么多的闲工夫拖时间,干脆直接将对方打得重伤,再难有作为,自动离开战场,回复状态,而这就是云扬争取到的时间!

    云扬要在这段时间里,尽可能多的灭杀海族妖族,凑人头积赞因果之气,尽快将生生不息神功升级第八重所需要的因果之气堆满堆够!

    否则,云扬实在是没信心可以应付凤皇!

    凤皇现在实在是太强大了。ii

    他是真真正正,已经超脱了圣人范畴的强者了。

    龙凤两族大战虽然激烈,战况更是惨烈,但那是凤皇没有强势出手,镇压全场,一旦凤皇出手,以他现如今的修为实力,绝对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彻底镇压龙族,平息妖族内乱。

    云扬虽有镇海神杖在手,但这玩意是否能够镇压得了凤皇,云扬是真正的没有信心,更有甚者,这玩意以云扬之能也不过就只能运用一次而已,用了一次之后,便是力气枯竭,而且是玄气与灵气同时枯竭的那种。

    若不是万不得已,云扬实在不想出现那种场面,实在是太危险,太冒险了。

    所幸生生不息神功现在已经濒临升级的边缘。

    绿绿早已经将近来收纳的因果之气尽数梳理完毕。ii

    现在,只差临门的最后一脚。

    云扬虽然并不清楚,自己还需要杀戮多少才能凑足所欠缺的部分,但却知道应该是不会太多了。

    所以他才不惜耗费极限修为,这么一路凶猛的横推过去,手下绝无活口!

    时间!

    云扬现在所需要的,便是时间。

    一旦凤皇反应过来,大下杀手,现在已经营造好的战争环境将会立即毁于一旦!

    那是云扬不可承受的。

    所以云扬一边在大开杀戒,一边就捏碎了与鹏皇等人联系的玉佩。

    现在绝不是最佳时机。

    但是,云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ii

    凤皇每一刻都在提升,每一刻都在熟悉自身力量。拖不下去了!

    来吧!

    鹏皇等,甚至是来的越多越好。

    现在云扬手中的底牌,就只剩下九尊殿还没有动用。

    其他的,都已经撒了出去。

    连狐皇的亲卫,都早已经拼没了……

    云扬无可奈何,只能如此。

    ……

    不过,云扬这么横下心来打开啥价,让海族等高层却是更加的无可奈何,郁结无限。

    其他的顶峰战力都是自恃身份之人,讲究个兵对兵将对将,根本就不会专门针对小兵出手,即便刚才人类防线岌岌可危,东方浩然等大举反扑,屠戮海众妖众也都是顺手而为,更多的还是以救援己方危急为先。ii

    强者,自然有强者的风范与风度。

    可这位云尊可倒好,专门欺凌弱小,而且还是无所不用其极的疯狂屠戮!

    这一路杀过去,连深藏水中的海族,以及那些没有形成战斗力的海族都给干掉了!

    至于那些置身空中正在战斗的妖族与海族,刀锋所及更加是没有一个漏网的。

    水底下的熟透了的水饺一般飘上来,天空中也好像下水饺一样往下落!

    人常说两边不到岸,这是两边凑人头?!

    只不过煮饺子的汤水更加刺眼,一边是血水咕嘟嘟从水下冒起,一边是血雨哗啦啦从天空落下,惨叫声此起彼伏,响成一串,这算是交映成趣?!

    在云尊手下,这等尸山血海血雨腥风,却似乎是早已经司空见惯!ii

    之前杀人族,心中还有些不忍。但现在杀妖族海族,怜悯?那是什么?

    至于强者风度?

    没听说过!

    妖族与海族冲在最前线的部分,几乎被云扬一个人杀得崩溃了!

    真正意义上的尸积如山血流成河。

    他如同一道狂风般的从这一边一鼓作气卷到另一边,甚至还顺手用厚土之力将彼端山脉又再巩固了一下,然后吞了一把灵丹,恢复了一下灵气,紧跟着就又冲了回来。

    还是之前的那条线路,唯一有区别的不过是比刚才稍稍再往外扩了百丈。

    这百丈空间,扩得恰到好处。

    妖族与海族的人马,正好填充上这个空白!ii

    这位云尊大人就已经如同一把刺破苍穹的利剑,再一次的杀了回来!

    这回马剑走的,沿途尽是叫苦连天。

    鲸王在远方怒吼一声“云尊!有种来跟我打啊!一味欺凌弱小,算什么本事?!难道这就是你巅峰强者的风范么?!来!来与我决一死战!”

    云扬哈哈大笑“好啊!”

    信手一挥,空间登时出现了一道裂缝,穿梭裂缝而过的云扬当真一下子就到了鲸王面前!

    鲸王大吃一惊,脸色都变了,转身就跑!

    大哥,大佬,我就是说说而已,你怎么还当真了呢?!

    云尊现在的级数可谓是超越了海皇之上,鲸王不过是高阶圣人,哪里敢与云尊正面放对?ii

    勉强对上就只有找虐的份而已!

    云扬哈哈大笑“你不是要与我战斗么?跑什么?你的种呢?!你的本事呢?”

    鲸王哪里敢回话,急疾撕裂空间驰援海皇那边去了。

    云扬又一个撕裂空间,再度回到原位,再次往前冲杀。

    战场上,人类一方,尽皆哄堂大笑,士气高昂。

    所有人都见证了鲸王的放狠话,可一旦照面,即时转头就跑的衰尾形象,怎不让人士气大振!

    “就这种货色,居然也敢挑战云尊大人,不自量力!”

    “什么不自量力,他要是真敢对上云尊大人,那才是不自量力呢?”

    “就是就是,什么鲸王,我看叫鬼王算了,胆小鬼之王!”ii

    “太可笑了,乐得我肚子上的伤都不疼了……”

    “那是你,老子肚子上的伤更疼了……”

    反观刚刚看到这一幕的海族,却是齐刷刷的感觉到一阵阵沮丧。

    刚才的鲸王叫阵,无疑是稍稍鼓舞了被杀得心惊胆战,魂不附体的海众妖众士气,总算有我方强者站出来了。

    可是之后的一出,却让才刚回复一点点的士气一泻千里,再无重振之可能。

    咱们这边的擎天之柱,遇到对方的巅峰高手,连接战都不敢接战,直接夹着尾巴溜了,分明就是光剩嘴上功夫了……这让咱们还怎么提起气势来战斗?

    无数海族都在心中怒骂特么的鲸王你就只凭着一张嘴称王么?ii

    原来你这一张嘴除了喷水柱还会吹牛逼?!

    还能不能更加的不靠谱一些?!

    这不笑话么?

    另一边,龙凤两族的战斗仍在持续,打得天昏地暗。

    凤皇只是被动地招架,显见是神思不属,心神完全没有放在这边。

    他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似乎这天地之间,缺少了什么,难形完整……

    可到底少了什么呢?

    凤皇一边迷惘,一边心痛,却又一边感觉自己实在是有些精神分裂得吓人了。

    就是我害死的他啊!

    我难受个什么劲?

    一切都是我一手策划,促成了今时今日的局面,我现在在失落什么?ii

    眼前一切不该是我乐见的结果吗,预期的状况吗?!

    我心心念念想到得到的物事不已经得手了么,却还在失落什么,我这是怎么了?

    我不应该悲伤,不应该失落,不应该自怨自艾,更不应该悲春伤秋的怀念……

    我应该振作起来,一统妖族,大举进攻人族,定鼎妖世万世伟业才是啊!

    但我的心为何会迷茫,为何会疼,为何总是走不出来?

    眼前的迷障是从哪里来的,因由何来?!

    凤皇明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却始终没有付诸行动。

    他不是不想做,而是现在,他极为少有的情绪波动,干扰了他,驾驭了他。

    ii

    龙族许多顶峰战力,鼓动全力,冲上前来的攻击,尽都被他随手化解;但他的动作就仅止于此,此外就如同梦游一般在战场上随处飘荡。

    龙凤两族明明已经杀得震动苍天大地,凤皇却始终恍恍惚惚,似乎眼前一切都与自己全然无关,无足轻重。

    直到……

    一位龙族初阶圣人猛地抱住了他,燃烧生命神魂,就那么的近距离自爆了!

    凤皇被炸得在空中翻滚不已,首度承受考验,然而这一次冲击……却让他彻底的清醒了!

    以凤皇现如今的修为,堪称是盖古凌今,纵然是一位初阶圣人的近距离自爆,仍旧奈何不了他,就只是让他的身体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震荡而已,根本连轻伤都说不上,就只是皮肉受损,动念即刻回复。ii

    但这下震动,却生生将他从迷惘中震醒了!

    “我当了这么多年的伴随者,这么多年的影子……竟然令我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这种状态……原来我竟然在不经意间……将自己迷失了。”

    凤皇自嘲一笑,突然发出一声更甚霹雳的大喝“住手!!”

    这一声呼喝,声震天地,异常强猛的气浪,翻滚而出,四周龙凤两族尽皆立足不稳,身不由己的退出去数百丈,骇然若绝。

    一吼之威,竟至如斯?!

    凤皇目光尽是睥睨之色,大声道“不管如何,妖皇现在已经去了,而今正是人妖两族大战的关键时期,你们非要在这个时候就起内战么,这又岂是妖皇所乐见!”

    青龙长老冷笑道“凤皇陛下还不是妖皇,怎知我等诛灭叛逆非是妖皇陛下之乐见!怎么,难不成凤皇陛下的意思是……要先登基为妖皇,然后再带领我们胜利,然后再去分说妖皇陛下之死么?”ii

    “难道直接泯然就是妖皇陛下所乐见么?哈哈哈……笑话!”

    “你打得好如意的算盘!若不是你,妖皇陛下怎么会死?”

    一位凤族长老满脸是血,怒喝“水有源树有根,万事皆有因果,若是妖皇不死,这血魂山怎么会破,妖族又怎么会这场两族终战中,取得偌大优势?”

    白龙长老哈哈大笑“血魂山不存,当然是妖皇陛下的功劳,然而凤皇刻意隐瞒灭世策的弊端,便是失了人臣之本,亦是铁一般的事实,复有何言?!若是凤皇陛下就只一门心思的为妖族大势考量,现在牺牲的就不会是妖皇陛下,而是凤皇亲身赴死,万死无悔……你们怎么不说?”

    “陛下都已经去了,你们却还在这里假惺惺,极尽能是的砌词狡辩……凤皇,还有整个凤族上上下下,尽皆无耻之尤!”

    凤皇凛然道“现在纠结孰是孰非,无益大局,当前乃是我妖族数十万年来的最好时机,若是龙族决意在此时挑起内战,就等于放弃了妖族万世伟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只怕以后永生永世都再无机会!你们……难道是真的想要放弃么?”

    便在这个时候,一个沉稳的声音说道“敢问凤兄一句,放弃会如何?不放弃,又会如何?妖皇陛下,究竟是不是你害死的?”

    这个声音对于今天来说,非但突兀,更兼有几分陌生。

    然而对于妖族高层来说,却又是绝不陌生。

    鹏皇!

    …………

    [新百年中文网 请记住www.bnnew.com 手机版访问 m.bnnew.com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