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百年小说

新百年小说网

新百年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史上第一掌门 > 第193章 忙碌与清闲的日子

第193章 忙碌与清闲的日子

作品:史上第一掌门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冥域天使

    一秒记住【..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93章忙碌与清闲的日子

    最终,叶文想要借着酒劲行那什么什么之事的计划没有成功,原来华衣和宁茹雪会在阿尔忒弥斯这里,就是在说一些关于叶文以前的事情,其中自然少不得关于那东方葵的,叶文这时候闯进来,就好似正好顶在了枪口上,而且想跑都跑不了。

    这一晚上,基本就是闲聊着度过了,阿尔忒弥斯也在这种聊天当中对于蜀山派的情况又加深了几分了解,对于叶文的过去也更加明了。

    “原来你以前的日子过的也这么精彩!”

    似笑非笑的表情,微微勾起的嘴角,饱含着笑意的双瞳,让叶文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瞧了一阵确定阿尔忒弥斯没有什么被的意思后,这才道:“精彩什么,累死个人!”

    过去的日子纵然精彩了,可是又有几个人喜欢这种‘惊喜’不断的日子?起码就他本人来说,他还是更喜欢稍微轻松一点的日子,就比如现在这般。

    赶上几女都在,叶文顺势也将准备重修个房舍的计划说给了几人听,这一下反倒激发起了几女的兴趣。

    也许是天赋使然,这几个女人本来没有什么共同话题的,性格也各有不同,却在这个问题上聊的很是起劲,尤其是那房屋应该建造多大,是建成一座房舍还是说如现在这样的院落?

    阿尔忒弥斯甚至建议修建一个足够大的浴池……这个提议得到了叶文的赞同,虽然他知道阿尔忒弥斯想的可不是他以为的那样,仅仅是觉得用浴桶洗浴太过不方便了而已。

    “放心,那浴池……绝对够大的!”

    同时心中也暗道了一声:“那床铺也会够大的!”

    这点心思,自然瞒不过几个女人,这几人都是心思慎密、而且对叶文颇为了解的人,一见他眼珠子乱转,就晓得他在打什么鬼主意。

    只是阿尔忒弥斯不在意、华衣也不会反对叶文,甚至有的时候还会顺着叶文的想法去做,至于宁茹雪……这些事情她虽然有点害羞,但总的来说最后都拗不过叶文的,因此几女虽然看出了叶文的想法,却没有一个提出反对。

    这下更让叶文得意至极,又提出了好些个建议,不过他也不明说是为了什么,只是将那即将要修建的房舍描述的多么多么华丽、多么多么舒适,几个女人果然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那边去,再没人说他什么了。

    等到这些事情聊了个差不多,华衣就跑去找蜀山上负责修建设施的那些个弟子――这些弟子平日里都在法宝阁里做事――然后真正的开始实地考察起叶文看上的那座浮空小岛了。

    宁茹雪也和阿尔忒弥斯去看了眼,发现叶文挑中的是这十几座浮空小岛中比较大的一个了,就算在上面盖座小城堡也是没什么问题的,这一下两女更是起劲,在上面走了一圈后,确定这里居住应该会很舒适。

    除却用来休息的房屋,甚至还可以单独修建几个练功房,这样就不用去和弟子们争夺那练功之所了。尤其是在如今,蜀山弟子们都在修炼,经常是几个人都需要闭关,可练功场却只有那么几个,最后只得各寻场所。

    虽然叶文几个人搬出来后实际上也让不出几个地方,但总比原来强点!何况,他在这边修了房舍后,那徐贤也不可能继续在那边住着,保不准也会挑个小岛然后盖处房舍居住呢!

    同时这样也算是彰显出叶文与徐贤的辈分来,毕竟他们几个人算是蜀山派辈分最高的人了,总是与弟子们混在一起的话,也显不出特别。

    叶文的面貌本就没什么威严,久而久之弟子都不把他当师祖了,那可就麻烦了,所以还是隔离开适当的保持一些神秘感好些。

    这些心思都是一转而逝,也没必要去深想,反正知道这么做是有好处也就足够了,在宁茹雪和阿尔忒弥斯四处乱转的时候,叶文继续在派中闲逛,顺便也好指点指点下底下的这群弟子们的修炼。

    如今他亲传的弟子已经不需要太多指导了,周芷若的修炼路线早就已经确定了下来,自己沿着那条路走下去就好,只是偶尔需要他去指点指点修炼上的疑难,平日里不需要自己多费心思。

    郭靖依旧是那般努力修炼,叶文走到郭靖那院落的时候,恰好这弟子正在练掌,旁边自有郭靖的弟子在旁伺候着,顺便也算观摩,叶文来的时候无声无息,站了好半天那弟子才见到有人来,正吃惊着是什么人,就发现原来是本派掌门师祖,立刻就要躬身行礼,却被叶文一挥手给拦了下来。

    这弟子虽然不算多么聪颖,却也晓得师祖这是不想打扰自家师父练功,便只行了礼,没有开口,然后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

    叶文在往场中瞧,此时的郭靖已经恢复了壮年模样,瞧着约莫二十多接近三十,浓眉大眼、脸型方正,加上身高不俗,身型也颇为壮硕,任谁看了都得赞上一句:好一条大汉!

    这般模样与叶文当初熟悉的郭靖还是有点差别的,那时候的郭靖不过二十出头,虽然也是这般相貌,却显得稚嫩了些,远没有这般成熟的风貌,而且双眼中也远不如眼前这瞧着有沧桑感。

    “这样子可不像郭靖,倒有点像那乔峰了!”

    当然,郭靖像谁都无所谓,这弟子越来越出色,做师父的只会高兴!见他一路掌法打完,长出一口气后转头走了过来――叶文到来,自然瞒不过郭靖,只是见自己师父不开口,就晓得了师父的用意,不过自己练功一完,还是走过来恭恭敬敬的与自己师父见礼――那礼数,丝毫不差了半分。

    “这点倒是和原版郭靖一般无二!”

    与郭靖聊了聊,问了问他修炼上的事情,随后又和这弟子一起在派中转了几转,也算是加深下师徒间的感情。

    叶文先是离开九州世界,一别五十年;后来再见之后又忙东忙西,与这些弟子都生分了不少,此时也算是在补救吧!

    好在自己收的这几个弟子都颇为明晓事理,知道他这个当师父的是个大忙人,倒也不会说什么怨言就是了。

    转了一圈,叶文顺便又看了看小辈弟子们的修炼,旁的自然不用多瞧,可那柳梦璃、岳灵珊还有徐长卿几个,算是他最直系的弟子了,是一个都不能落下的。

    结果一瞧之后,叶文这嘴咧的好似再也合不上了一样,因为这几个弟子的情况比他预料的好的太多。

    柳梦璃先不提,岳灵珊和徐长卿这俩,也不晓得是不是自小就以药物为其易筋洗髓的缘故,这身体长的可要比寻常人家的孩子长的快许多,如今瞧去已经和大人没什么差别了,只是眉宇间还能透露出些许稚嫩。

    而在修炼上也展示出了不俗的资质,徐长卿随着他老爹修炼那纯阳无极功,此时已经有了相当不俗的火候,甚至有可能在这几年就冲击先天之境。

    “虽然这仙界中元气充裕、咱们蜀山派又有足够的低级丹药给他服用,不过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修炼到这般程度,足见此子资质!”

    相比起叶文,郭靖总是待在山上,对于这些事情其实更加了解,何况这些弟子中也有不少要和他学功夫的。

    比如徐长卿的纯阳无极功就是他传授的,因为八代弟子中,就只有郭靖将那纯阳无极功修炼到了巅峰。

    其它几个修炼纯阳无极功的弟子要么先天资质不够,要么就是遭逢意外故去了,徐长卿要学习其父亲的功夫,只得让郭靖传授,别人想教,估计叶文也不放心。

    这么瞧起来,叶文似乎有点偏心?可是叶文修为再高绝,也终究是个人,是人就不可能做到绝对公正,何况这种偏心又不是没有理由的,众人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

    不过除了内功,徐长卿却没有最自己父亲的刀剑合一的路数,反而是专心剑道,其对剑术的悟性在整个蜀山上也是名列前茅,因此在这外功上的教导,基本就拜托给了蜀山上第一剑法大家徐贤!

    岳灵珊的情况也是一般,如今这丫头的修为纵使比不上徐长卿,但是相差的也不是很多,只是这丫头没有修炼自己祖父一脉的先天紫气,反而是修炼的颇为杂乱,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学了不少东西,不过这弟子,却是用的太极神功。

    可以说,这岳灵珊几乎是蜀山派中第二个正正经经修炼太极神功的弟子,在此之前无论是叶文还是灵竹,都只是参考了太极神功的一部分精妙,然后将自己需要的那部分融合进本身修炼的功法中。

    只不过叶文是自己主动融合,灵竹是被动的接受融合后的功法罢了!

    而蜀山上真正第一个修炼太极神功的,却是周芷若的弟子长眉道人,这位可以算是蜀山派中正正经经的唯一一个出家之人,本来他潜心修行师父所传的小无相功,足以让他修炼一生了。

    可那是在九州世界当中,到了这仙界当中,小无相功再精妙,也不可能一直修炼个几百上千年,肯定要用其它功法进行融合强化的。

    比如周芷若,这弟子在将小无相功修炼到练无可练的地步后,就开始正式修炼先天乾坤功了――实际上,郭靖等几人也开始修炼先天乾坤功了。

    而长眉道人的情况与周芷若又有不同,这老道是带艺投师,同时拜周芷若为师的时候岁数虽然不算很老,但是也不算特别小,在先天上就有劣势,小无相功虽然被他练的很是精湛,可在叶文眼中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若是就这般修炼先天乾坤功,能不能练成先不说,最后成就肯定是有限的紧!出于对徒孙负责的态度,叶文将长眉叫到面前好好检查了一番,对这徒孙说道:“你这情况,倒也不难解决!”

    随手就将那太极神功传授给了长眉,并说道:“这门功法,论其精妙并不比本派的先天紫气差,而其中的阴阳变化之道却更加高深,若你能参悟的通透,对你日后修炼先天乾坤功也是大有裨益!”

    长眉恭敬的将那秘籍接过,然后在叶文指点下开始修炼起了这门太极神功――他也是蜀山派中第一个正正经经修炼这门神功的弟子。

    叶文寻思,若等以后自己召唤出来那紫郢青索双剑的正版图纸,锻造出来后交给这长眉,那时候长眉再参悟出了这阴阳变化之道,配合那对神剑,估计在这仙界中也是可以横着走的了。

    太极神功的阴阳变化不仅体现在道家宗旨上,甚至还对心境修为以及临场厮杀颇有助益,可以说是相当牛逼的一套神功。只是这门神功的诸多助益并不是说谁都能参悟透的,蜀山派这么多弟子,叶文瞧来瞧去也没瞧出几个合适的,反倒是专心研习道藏的长眉最为适合。

    这也是叶文自己不练这门神功的原因,他修炼太极神功的话,至多也就是领悟其中对于与人厮杀争斗的部分,那对于心境啊还有道家思想的领悟等等好处自己是一点也得不到,所以叶文没有修炼,专心习练那更适合自己的先天紫气,只是将太极神功的一些精要融会贯通进自家功法里。

    长眉修炼了太极神功后,原本的一些不足之处果然渐渐补强,原本难以真正修炼圆满的小无相功也最终功成,甚至还与后来修炼的太极功法无缝对接,此时长眉的真气颇有太极化阴阳、阴阳两仪化万物、万物皆无相、无相归真这一大堆玄之又玄的境界。

    叶文查看了一阵之后,虽然也瞧不明白这长眉最终体悟到了什么,不过他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自己无意间又培养出来一个非常牛逼的蜀山弟子!

    反正他弄清楚了这一点也就好了,至于那些道家理念,他也不需要明白,毕竟他走的根本就是不是那个路数。

    只是这一番却叫长眉对这个本来没什么交集的师祖更加恭敬了几分,平日里除了正常的问候之外也会时不时的来拜访一番,这就有点像是玩游戏,将友好度提升了一个档次似地。

    徒孙和自己亲近,叶文自然没有不开心的道理,而在这之后长眉也就顺势接了个小任务――指导岳灵珊。

    岳灵珊的太极神功练的并不算太地道,关键因素就是缺乏足够的道家知识做底蕴,这时候还瞧不出什么问题,可若练到高深处,就会有力不从心之感了,叶文在转了一圈之后就瞧出了这个隐患,抽了个时间就把长眉给派了过去。

    实际上岳灵珊的太极神功本来也是长眉教导的,只是这丫头只学功法不学道法,那时候长眉碍于岳灵珊的身份不好多说什么,如今得了掌门师祖的命令,自然就不需要顾虑那么多了,揪住这丫头狠狠的训斥了一番。

    不过,蜀山上也有人担心岳灵珊会不会学道法学的上了心,结果出家当道姑了?叶文却道:“修习道法就一定要出家吗?不晓得还有在家修行一说?”

    只是这么说是这么说,心底里还是担忧,寻思着是不是应该帮岳灵珊把那终身大事给定下来,免得真闹出这么一出来。

    在叶文这清闲与忙碌交杂中,李逍遥的婚事办了,弟子们的功力增长了,日子也一天天的过去了,秋去冬来,蜀山上也蒙上了一层素白。

    本来以九州大阵之玄妙,叶文完全可以一个念头之间,就叫蜀山派上上下下不受四季的影响,终年温暖如春。

    可叶文觉得这样不好,而且四季变化也算是天地间一个非常重要的规律,往大了说这就叫‘天道’,甚至对于心性上也颇有助益,他可不准备将四季给隔绝开去。

    何况……

    “终日看着一般的风景,也会腻味不是?”

    众人总觉得这才是叶文不愿意以九州阵隔绝四季影响的真正缘由,不过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叶文前面的那些理由说的的确没错,四季变化的确是重要的,而对于一些习练特别功法的人,观察四季变化甚至还对自己的修炼有好处,所以也就没有再提这件事了。

    只是随着冬日的到来,蜀山上下发现平日里不常见的那白胖胖的身影这些日子倒是经常看到了……甚至还见到这大家伙在前庭拿着个大扫帚扫雪,也不晓得是基于什么缘由?

    自然也有好奇的外门弟子询问了一声,他们都晓得这头大白熊算是他们蜀山派的护山神兽,是听得懂人言的――开玩笑,行走做派都与人无异了。

    “你怎么来这边扫地了?”

    只见白熊随手一翻,一块好大的木牌就出现在了手中,上面写着:昨晚把厨房拿出来化的鱼给吃光了,被罚来扫地!

    众人见了哈哈大笑,这才明白为什么今天的早饭里不见半点荤腥,感情是被这家伙昨日给偷吃了。这一下众人也找到了借口偷懒,纷纷在一旁坐着,看白熊一人在那里扫地,不过他们也只是在开玩笑,闹了一阵后还是将自己该做的活给做了,只留下一部分给白熊。

    恰好此时,从正门那里出现了一个身影,这人看相貌不是东方人,站在大门口先抬头看了看上面挂的蜀山派匾额,最后又透过大开的正门瞧了瞧里面,最后目光停在了那拿着扫帚的白熊身上。

    “咦?熊会扫地?”

    ***********************

    p.s:又拖到这么晚……真心郁闷……